当前位置: 首页
>> 党史研究 >> 口述与回忆
忆往昔峥嵘岁月 致敬家乡英雄儿女

发布日期: 2020-10-20 信息来源: 金华日报 2020年10月20日 作者: 应跃鱼 字号:[ ]


  时值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之际,当年祖国亲人的殷殷送别、朝鲜战场的连天炮火,不时闪现在我的眼前,我的记忆闸门再次打开了。

  家乡青年踊跃报名参军

  1950年秋,我所在的部队完成在永康的剿匪任务后,我奉调至浙江军区第八军分区训练大队任书记,驻地在金华城郊二仙桥,各中队分驻黄泥弄、上排塘、下排塘。当时部队里许多老兵都在安排复员,我们这训练大队就是为这而设立,专门负责培训复员对象并遣送复员军人。

  几个月后的一天,我们护送一批复员军人从四川成都返回,突然接到新的命令,撤销训练大队,改编为新兵营。听了军分区司令员的报告后我们才知道,美国正领着所谓的联合国军从朝鲜仁川登陆。我们新兵营要随时接收、培训和护送即将到来的抗美援朝新兵。当时我们营辖区在金华地区,包括桐庐、江山、开化在内的13个县,永康是我们辖区招兵的重点县之一。新兵营组建刚完成,教导员就带着我到永康对接抗美援朝招兵、接兵工作。家乡青年的参军热潮,让我至今记忆犹新。

  在永康,接待我们的是驻军第六独立营,是由原永康县大队长改编的驻永地方部队,永康抗美援朝的具体工作就由他们负责。

  那时独立营营部驻在后坟头适园(俗称林景卿洋房),我们从西街往营部去,来到徐氏职业学校(即徐氏总祠),只见广场上人山人海,红旗招展,原来这里正在召开抗美援朝誓师大会。我改变了原定去营部听介绍的安排,过了虹霓太祖庙往大街而去。大街上的场面更为壮观,人们举着各色小旗,口喊“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口号。如今回忆起来,当时见到的两个场景是我终生难忘的:一是在城隍殿门前,一边是争先恐后捐款捐物的人们,另一边则挤满了报名参军抗美援朝的年轻人;二是白火墙外挂着的一幅漫画,一只美帝纸老虎,标题是“打倒美帝国主义”。抗美援朝结束,我回国后想起此事,经打听,这当年鼓舞人心的漫画是永康中学老师程远松画的。

  1951年春节过后,永康城乡的抗美援朝运动进入高潮,我部也由原来的新兵营扩建为新部队。据《永康县志》记载,当年仅永康人民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就有上万人报名参军,经审查最后有1558人被批准入伍抗美援朝。

  跨过鸭绿江沙场鏖兵

  我所在的营负责义乌、东阳、永康等县的接兵任务。具体工作是从地方接到新兵后,发给被服装备。新兵编班入列后,进行队列初训,学习军事常识,特别是重点学习入朝后的防空知识,最后率队送交上级指定的志愿军部队。

  记得我们接收的第一批抗美援朝永康新兵,是在1951年元宵节后的一天,一共两男一女。一周后,接兵高潮来临。我们先在义乌接了一个营,之后到永康接了一个营。让我记忆深刻的是在永康接的第二批兵,接收这批兵的志愿军部队驻在萧山长河的一个大庙里,上级命令我们从罗店出发步行至萧山长河站上军列直接入朝。我们是地方部队,没有进行过强行军锻炼,从金华到萧山几百里的强行军,实在得咬紧牙关经受考验。经过4天的艰苦行军,我们终于赶到萧山长河站,那里早已有长长的军列在等待了。

  回到金华休整半个月后,新命令来了,我部北上入朝上战场,成为中国人民志愿军辎重某团,我也光荣地成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志愿军战士。

  烽火战场上的家乡子弟兵

  到了朝鲜,面对的是烽火连天的战场,寒冷、饥饿、战斗考验着每个人。回想起来,当年自己究竟在想什么,又好像什么也没想,家乡?亲人?似乎真的没想过,最让人心惊肉跳的,就是头顶那呼啸而过的、随时扫射的美国飞机。

  我所在部队是直属志愿军总部的辎重某团,任务是确保战地运输线畅通,准时把武噐弹药和给养送到前线。那时的辎重兵真苦!因为我方没有制空权,我们成天在敌人的炮火和夜间高悬天空的照明弹下突击运输。

  1952年夏季的一天,金城反击战激烈进行着。一线某阻击部队弹药将尽,急需补给。我团奉一级战令,全团从团长、政委到文职干部全部出动,向前线运送弹药。我乘坐大道奇卡车上前线,车上装满弹药。驾车的曹排长是一位智勇双全的老八路,经常在枪林弹雨中给前线运输物资。

  去前线必须经过一道美军封锁线。敌人为了切断我军补给线,封锁的火力既猛又密集。我团奉命不惜一切代价确保前线补给需求。团党委指出,哪怕作出重大牺牲,也要有一半以上车辆到达前线!

  我乘坐的大道奇卡车上插满伪装树枝,在照明弹刚灭的间隙关灯闯关。夜幕中,我们的汽车像移动的树丛。可即使做了伪装,我们的汽车仍躲不过美军的先进监控设备,美军疯狂轰炸,前面已有战友的车辆中弹爆炸,车毁人亡。

  在炮火中,曹排长勇猛驾车向前。为了躲避敌机机关炮追击,他猛踩油门,没想到汽车翻下高坎,四轮朝天,车头高悬,我头顶着车顶,不省人事。

  车一翻,曹排长就跃出驾驶室,想起我还在车内,就砸坏窗玻璃把我拽了出来。“你在等着挨炸啊!”他一边吼,一边拉着我冲进不远处的一个坑洞。

  大约3分钟后,敌机的机关炮密集扫射过来,随着“轰”的一声巨响,我们的大道奇卡车中弹爆炸。好险!若不是曹排长把我从汽车中拽出,我肯定“光荣”了。当时我哭了,并非因为惊吓,而是心痛那一整车弹药!

  在连天的炮火声中,我和战友们冲关抢运,把弹药源源运到前线,最终取得了胜利。我们团荣获集体战功,我也荣获了二等功。

  前不久,我细细查阅《永康县志》,在烈士名录里,有名有姓、有地址可寻的战死朝鲜战场的,仅永康战友就有81位,我们这些战争幸存者应向他们肃立致敬。

(本网责任编辑:杨群霞)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