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党史研究 >> 口述与回忆
“守住11号阵地!”:金华抗美援朝老兵刘天守回忆保家卫国战斗经历

发布日期: 2020-10-29 信息来源: 金华日报 2020年10月29日 作者: 王卫英 字号:[ ]


  10月26日,家住市区的离休干部刘天守回放收看“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大会”直播,内心激动。“90多岁的老父亲,每每提及当年的战役便心潮澎湃。”刘天守的小女儿刘小华说。

  “你们的请战书下来了!”

  “1952年初冬,我所在的某部31师部队完成金城作战任务后,返回谷山休整。”刘天守说,很快敌人又开始行动了,将突破口选在上甘岭。上甘岭是战略要地,山后有平康平原,还有铁路、公路交通大动脉,万一失守,整个朝鲜战局都会受影响。“上级命令我们在上甘岭战役中要死打硬拼,寸土必争,人在阵地在。”刘天守说。

  刘天守清晰地记得,11月12日子夜,寒风凛冽,下着毛毛雨,连长梁二毛向正在营地待命的刘天守传达指令:“小刘,有好消息,你们排的请战书批下来了!”“坚决完成坚守11号阵地任务!”时任陆军31师93团二连一排排长的刘天守当即表态。21岁的刘天守在全排战士中年龄最小,但文化程度高,参军前是汤溪中学学生。

  “全排战士都是老兵,战斗经验丰富。”刘天守说,当夜全排出发赶往11号阵地,天黑道滑,地形又不熟悉,大家借助照明弹爬行前进,到达后见到阵地现场一片狼藉。战士们迅速动手挖战壕,没有工具就徒手挖,经过4个小时的紧急作业,战壕、猫耳洞掩体迅速得到修复。

  坚守战打得英勇机智

  拂晓,敌人的炮弹一排排轰打过来。刘天守说,为取得主动权,战士们手持一根根木棍顶着一个个钢盔帽引开火力,时刻观察敌情变化。除观察员外,所有人隐蔽在坑道内。炮轰过后,敌人便逼近阵地。“当敌人距我们只剩二三十米时,我一声令下‘打’,战士们的爆破筒、手雷、手榴弹齐刷刷扔了出去,给他们来个歼灭性打击。”刘天守说,恼羞成怒的敌军连续发动了19次报复性反扑,但均被他们化解了。

  刘天守说,战斗打得很艰苦,但全排人员依然咬紧牙关坚持,打到后面弹尽粮绝。没有弹药怎么办?向敌人要。刘天守组织3名党员、团员深夜潜入敌窝摸弹药。“敌人晚上到点要睡觉,我们工农战士可不一样。”刘天守说,他们趁敌人熟睡偷了弹药,用这些弹药攻打敌人。

  经过两天三夜的激战,刘天守的一排成功守住了阵地。“撤下阵地后,观察所发来战情报告,11号阵地上敌军第二师共打了1000多枚炮弹,敌人死伤数百人,我排29人无一阵亡,只有两人受伤。”刘天守说,他的一根断指就是在此次战斗中被冷炮所伤,还有另外一位战友手部也受了伤,“我们这场战斗,全凭信念坚定、指挥得当、作战灵活。”

  刘天守说,全排活着下了阵地,这一事迹顿时传遍全师,当时的志愿军31师政委刘暄直夸仗打得漂亮。师首长予以嘉奖,全排荣获集体二等功,刘天守荣获个人二等功,随后被提拔为连队副指导员。这成了老人一辈子最值得骄傲的事。

  铭记那段光荣岁月

  “战友们前赴后继,他们夺回的阵地交到我们手里,我们必须守住。”刘天守说,上甘岭战役断断续续打了40多天,他们上阵前11号阵地争夺战已打了快一个月,正处于胶着状态。

  战争年代,刘天守参加过许多战役,进军大西南、解放重庆渔洞溪战斗、贵州剿匪战、抗美援朝战争,在朝鲜的两年时间里,刘天守就参加了抗美援朝第五次战役、金城阻击战、上甘岭战役。

  “回国后,父母亲见到我都认不出来了,他们都以为我牺牲了。”刘天守说,比起牺牲的战斗英雄,他觉得自己能安全回家已是无比幸运。之后,他一直在部队服役,于1963年3月转业回地方,担任金华市汤溪供销社党委书记;1977年2月调入金华县第二人民医院任书记兼院长,直至离休。

  “除了战争中落下耳聋的毛病外,父亲身体挺好,现在二老正乐享晚年生活。”刘小华说,在父亲的影响下,他们兄妹三人长大后也都成为了“白衣战士”。

(本网责任编辑:杨群霞)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