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集锦 >> 金华印记
新发现!上山文化遗址增至21处

发布日期: 2022-04-11 17:04 信息来源: 金华日报4月8日民生版 作者: 李艳 访问次数: 字号:[ ]


记者 李艳 文/摄

刚刚过去的清明小长假,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蒋乐平家都没回,一门心思待在浦江。清明小长假最后一天,他向外公布:浦江县浦南街道后陈村发现浦江县第二处上山文化遗址,至此,上山文化遗址群数量增至21处。

“虽然文化层不是很厚, 但在这里确确实实发现了 上山文化早期遗址”

“著名上山遗址所在的浦江县,发现第二处上山文化遗址,很有意义。”站在遗址现场,蒋乐平高兴地说(见上图)。

后陈村发现的上山文化遗址,距上山遗址7公里左右。

遗址地处城乡接合部,后陈村以东、浦江第四中学以西、体育场东路以南、浦南大道以北,紧邻浦南大道地块脚手架林立,一幢幢高楼拔地而起。蒋乐平感慨:“哎呀,一下子造这么高了,去年底来的时候还没有呢。”

高楼后面是一大块空地,长满油菜花、野草、野树,颇有几分远古的意象。在荒草、竹叶间踏出一条小径,穿过一池漂满浮萍的水塘,来到一方兀立的高地。

高地是废弃的土地庙,当地村民介绍,解放前这里都还有香火。虽然现已坍塌,但藤蔓、树枝丛中,半堵墙及水泥地面仍清晰可见。甚至还有一张长条桌,上面摆放着一次性杯子、香烛,说明至今还有祭祀活动。

土地庙前,是一垄垄菜地,蝴蝶在豆苗和菜花间翻飞,有些杂乱,春景农耕气息却扑面而来。

不远处,是六七米高的沙堆,蒋乐平娓娓道来:“这堆堆得很高的沙子下面,原来是浦阳江河道,沙层非常厚。当地村民老黄对文物保护非常热心、执着。他从沙堆里捡到夹炭陶片,里面有稻壳,非常典型。一目了然,一看就属于上山文化。”

改道的浦阳江就在体育场东路以北。夹炭陶片为什么会在沙堆里出现?蒋乐平分析有几种可能:一种是遗址埋藏在沙层之上,一种是在沙层下面,还有可能是随着沙子从其他更远的地方冲刷过来。“如果从其他更远的地方冲刷过来,夹炭陶片不会保存得这么完整,夹炭陶本来就比较松脆。”

老黄叫黄守伟,浦南街道石埠头村人,今年67岁。

“我们村和后陈挨得很近。我爱好黄蜡石、树化石等收藏,上山遗址发现后,我对石器、陶片等更感兴趣了。”黄守伟说,刚开始他看不出门道,就反复到上山遗址博物馆,拍照研究,一遍遍放大、对照看。在蒋乐平指导下,四五年来他在后陈村地块找到了大大小小60多块夹炭陶片。“去年又找到三块,一块大的有手掌大小,两块小的加起来也有一只半手掌大。”

黄守伟及时把消息告诉蒋乐平。去年,蒋乐平组织人员在该地块进行调查。

“我们试图用机械挖穿这处沙层,结果行不通。沙层很深,根本就没法工作。”蒋乐平仔细勘查地形,发现已经坍塌的土地庙一带,明显高出地面,保留原始地貌,具备上山文化遗址的分布特点。

“我们在这里做了小范围的探掘,在一条探沟里发现了原生的地层。虽然文化层不是很厚,遗迹很单薄,但在这里确确实实发现了上山文化早期的陶片。” 蒋乐平说,综合这些发现,这是浦江县发现的第二处上山文化遗址,尽管破坏比较严重,但依然还是值得重视的遗址信息。

“真正的密集程度会远远超过

现在的21处,起码翻倍”

事实上,在此之前,我市一些地方也发现了不少上山文化遗址的蛛丝马迹,由于种种原因,仍在进一步核实中。

“我有个判断,上山文化遗址的数量会远远超过现在的21处,起码翻倍,四五十处没有问题。”蒋乐平分析,很多遗址除了没被发现,就是被破坏了。钱塘江流域已经发现的上山文化遗址,是中国境内乃至东亚地区规模最大、分布最集中的早期新石器时代遗址群,充分说明了当时上山文化遗址分布的密集程度。

“21处遗址,所代表的含义非常丰富。为什么这么密集?说明9000~10000年前,农业文明、农耕文化就已经在浙中地区开花结果。对上山文化的整体价值、整体判断,多一处遗址都值得高兴。越密集,说明上山文化的花越繁盛。”

在蒋乐平看来,浙江新石器文化发达,正因为有上山文化的高度,才有钱塘江文明,才有良渚文明。后陈发现的这处遗址,处在上山遗址群特殊的区位,受人关注。接下来,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会对该遗址作更深入的调查、发掘工作。

“一万年的遗址不是哪里

都有。毁了,就永远没了”

遗址现场,竖着一块简易的牌子——“上山文化后陈遗址 国家法律保护”。

遗址的名字还未最终确定。这是黄守伟性急之下,在征得蒋乐平同意后,叫人写的。

之所以如此高调地“宣告主权”,是因为该地块的入口处竖着一块浦江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落款于2022年3月29日的公告:因本地块已公告公开出让,出让成交后竞得人将进场清表施工,特告知广大群众不得占用该地块种植,已种植的请在2022年4月30日前尽快自行移除。

3月24日,来自浙江土拍网的消息显示,浦江第四中学以西拟出让地块在下个月拍卖。该地块出让面积89494.61平方米,起拍单价4320元/平方米,起拍总价3.8亿元起,起始楼面价为1234元/平方米,挂牌截止时间为2022年4月22日10时。

该地块位于体育场东路以南,浦南大道以北,亚太大道以东。浦江房交网区块大致位置显示,地块周边有云璟园、玖悦云庭、文臣一品等小区,生活服务设施有海乐城、人民医院、浦江体育场中心、万豪喜来登酒店(在建)等。

而这正是此次遗址发现的地块。

早在2022年1月25日,就有浦江网友在清朗浦江咨询:“有看到2022年重点项目关于江南商务金融中心,具体位置是哪里?”浦江县发改局答复:“你好!该项目位于亚太大道以东、体育场东路以南交叉处。目前正在谋划中,是争取专项债的项目。”

该地址,也正是本次拍卖的地块。

“房子早晚都可以造,这里那里都可以造,但一万年的遗址不是哪里都有。毁了,就永远没了。”黄守伟常年在嘉兴帮儿子带小孩,春节、暑假、国庆回浦江,有空就在这地块上捣鼓。这阵子,他一直牵挂公告的事,呼吁相关部门,眼光放远,一定要对子孙后代负责。

清明小长假期间,浦江上山遗址游人如织,紫云英、油菜花海和万年上山一起,映红了村民在家门口致富的一张张笑脸。

上山遗址所在村原来叫渠南村,上山遗址叫响后,渠南村、姓周村、旧山背村,以及附近的三友村、新骆村、旧骆村、上方村、下方村等八个村,经村民代表决议,一致改名为上山村。与上山村一桥之隔的后陈村,和此次新发现的上山文化遗址所在村庄同名。蒋乐平在当地村民中颇有威望,采访当天,81岁的村民陈小富看到蒋乐平,马上拿出新捡来的宝贝,请蒋乐平鉴定。

和黄守伟一样,陈小富也是热心文物保护的村民。本世纪初,上山遗址发现后,陈小富经常跑去看。看到挖出来一个个方方的、圆圆的石器、陶片,陈小富对考古队员说:“这些宝贝,我们村里也有。”

根据陈小富提供的线索,考古队员在后陈村发现了长地遗址。

“很大一块高地,良渚地层,去年试掘3个坑,每个点都有陶片,有几个探方还有灰坑。”蒋乐平说,长地遗址地块原本两次要推平,正由于陈小富等村民多方奔走呼吁,才得以保护下来,大大丰富了上山考古遗址公园的内涵。“在保护范围,既有万年的上山遗址,又有七八千年的跨湖桥遗址,还有五千年的良渚遗址。”

当年,上山遗址也是经过多方努力,最终由时任浦江县领导从大局出发,叫停了上山区块土地平整项目从而保护下来的。

试想,如果当年上山区块被平整,又何来今天万年上山的盛名和影响?

“意义超越时间,从时间中溢出。”

很多时候,不经意间,就改写了历史。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