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组织机构 党史要闻 党史研究 党史宣传 专题集锦 金华要闻 党史文摘 县市之窗
 
当前位置: 首页 >> 党史宣传 >> 史海钩沉
冀中两日:走过硝烟 寻找父辈的战场

发布日期: 2019-08-02 信息来源: 2019年8月2日金华日报第9版 作者: 王槐荣 字号:[ ]


201982日金华日报第9

冀中两日:走过硝烟 寻找父辈的战场

王槐荣

去年5月下旬, 为深入生活,电视连续剧《走过硝烟》编创人员在制片人浙江乾坤影业董事长陈为阳、导演张建成安排下,由贺龙元帅的女儿贺晓明,开国中将黄新廷、杨秀山之子黄毅民和杨晓哲等带领,去了“齐会战斗”“陈庄战斗”等抗日战场遗址进行实地采访。

我们一行从河北沧州下车,即赶赴河间县。

挺进冀中三战三捷

对于黄新廷将军(时任120716团团长)率部在河间打过鬼子这段历史,我们早有所闻,史称“黄新廷挺进冀中三战三捷”。

1938年末,为了贯彻中共六届六中全会“巩固华北”的方针,中央决定120师到冀中平原开展抗日斗争。贺龙师长、关向应政委决定率716团、独立第1支队、教导团挺进冀中,并命令开辟大青山游击根据地的715团两个营,到冀中会合。

黄新廷率领716团经过1个多月700余里的长途行军,突破了敌人设在同蒲、平汉铁路的数道封锁线,于1939119日到达冀中大平原。

120师到达冀中时,形势已十分严峻。日军对冀中区连续进行了两次围攻,占领了5座县城。八路军冀中军区成立不久,部队新,组织尚未健全,敌人的围攻给冀中根据地造成了极大困难。少数部队思想混乱,群众情绪亦十分不安,反动势力活跃。

面对这种形势,贺龙、周士第(参谋长)及黄新廷等指挥员一致认为:最重要的是要打几个胜仗,痛歼日军,打掉其嚣张气焰,才能稳定冀中军民情绪,增强部队平原作战的信心,使自己处于主动地位,立足大平原。

在贺龙指挥下,黄新廷、廖汉生(政委)率716团,在河间地区,一个月内连续进行了曹家庄战斗(歼敌150余)、大曹庄战斗(歼日军300余)、黑马张庄战斗(歼日军200余)。三战三捷,鼓舞了当地民众的抗日信心,老百姓说:“过去有些队伍打一下就跑。你们可不同,硬把鬼子给打趴下啦!”“有这样的军队,鬼子就长不了。”

同时,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亚六(716团对外代号)枪一响,河间鬼子着了慌。”打得河间鬼子夜间不敢睡觉,作移动式睡眠,前半夜宿东街,后半夜宿西街……

我们当然很想找到当年的河间城,遗憾年代久远,连块当年的城砖都无觅处了。

齐会战斗

第二天大清早,我们向“齐会战斗”遗址进发。当地一位民间军史研究专家应邀加入我们的行列。车上,杨晓哲向我们讲述了齐会战斗,他也是一个军史专家,对120师的历史如数家珍,对许多细节讲得很生动,让我们耳目一新,如临其境。这些鲜活的素材,确实是我们读资料感受不到的,很多素材被我们原汁原味用在剧本中去了。因有约在先,恕我不能泄露剧情(下同)。我们几位编剧同感,不虚此行,补上了必要的一课。

1939418日,120师部率独立第2旅(辖第4、第5、第716团)转移至河间东北坞家村、卧佛堂、齐会、郭官屯地区,与独立第1旅(辖第1、第2、第3715团)会师、休整。20日,日军第27师第3团第2800余人和伪军约50人,由沧县进驻河间县城,22日又进至河间城北三十里铺。贺龙、关向应决心集中所部7个团围歼这股日军。原预定当夜为庆祝部队“大团圆”联欢会临时取消,成了战斗动员会,贺龙登台发布了战斗动员令。

23日晨,日军由三十里铺东进,占领南、北齐曹,并在炮火掩护下,向齐会村发起进攻,将716团第3营包围于村内。其时,敌人尚不知120师有7个团兵力集结于此地。3营的任务是“背(黏)住敌人”,为完成调集部队围歼日军争取时间。

日军数次猛攻,未能得逞,即施放毒气,焚烧房屋。3营指战员英勇奋战,逐街逐院争夺,给日军以杀伤后,退守到村东一角。

为拖住进犯日军,7161营和715团第7连,分别从齐会东北、东南两面增援第3营。第1营攻击受阻,转为牵制,7157连经奋战突入村内和第3营会合,增强了齐会村内的防守力量,形成了内外夹击态势。

日军进攻受挫,以炮火袭击齐会,并向其北面的大朱村发射毒气弹。贺龙及120师司令部20余人中毒,仍坚持指挥……

我们一行到齐会村时已是中午时分。先是参观了齐会战斗纪念馆,从图片资料中,了解了齐会战斗的全过程。陪同的民间战史专家指着一张八路军倒地的遗体照片,告诉我们,是7157连连长皮沛昌,奉命率7连突入村中与7063营会合途中,双腿受伤,陷入敌手,被残忍的鬼子用刺刀活活捅死。

我很感慨,多少像他这样的抗日英雄,没有看到胜利的五星红旗。我不禁想起一个老首长的话,“我们是代牺牲的同志去领这块荣誉牌的”。我对这句话有了更深的领会。胜利得来不易啊!

接着,我们去“齐会战斗纪念碑”。途中,我们在齐会村制高点的一棵老槐树处留连。如今,齐会村几乎找不到当年战场的痕迹,唯有这棵弹痕累累的老槐树仍“活”在这里,向它身边经过的喧嚣的汽车、人群……默默诉说79年前的那场鏖战。树隙中透下的光斑,像老天的目光,抚摸着树下化为泥土的铜弹壳……

去齐会战斗结束地张家大坟,有不少路。

当年,疯狂进攻的敌酋吉田大队长意识到已陷入八路军的包围,为时晚矣。敌援军被我阻援部队击退,我部分别进占齐会以南的留古寺、西宝车和齐会以西的张家庄、四公子村,构成了对日军的反包围。当夜,715团第1、第2营由齐会东北,7163营及715团第7连由村中“开花”,同时向侵入齐会的日军实施夹击。日军腹背受攻,死伤惨重,向南撤逃。

24日拂晓,当日军逃至马村附近时,遭715团伏击,遂仓皇调头向东北方向溃逃。715团穷迫不舍。日军以少数兵力抢占找子营;依托村街房舍阻击八路军,掩护大部队向南留路猛攻,企图继续向东突围。日军进至南留路,复遭从郭官屯赶来的3团截击。战至上午,日军被围困于找子营与南留路的树林道沟,120师调整部署,改为昼围夜攻。

黄昏,715团第1营由张曹,3团第1营自南留路,第2团第2营自北留路,同时向被围于树林道沟的日军展开攻击,日军被歼一部,余部退缩于南留路西南张家大坟。

25日凌晨,日军为突出重围,集中兵力、火力,猛攻第7162营的张曹村阵地,企图打开缺口,向南逃跑。2营实施反击,使日军未能得逞。天明后,被围日军再次攻击南留路,复被3团击退。至此,日军已丧失反扑能力,困在张家大坟。

地处南留村的张家大坟已无当年的模样,成了一片果林。据介绍,早先这是一片古老而悠久的富贵人家坟地,有数百个坟墓,墓碑林立。坟四周松柏、白杨环绕,组成树墙。当年退守于此的日军战斗意志几近崩溃,有日军自杀,他们被迫掩埋尸体和枪械……据当地群众介绍,鬼子来不及带走尸体,将死者的手砍下,装入麻袋欲带回去“验明正身”,结果逃跑时将麻袋丟弃,战斗后被村民拾到。

这天黄昏,天公不作美,风沙骤起,能见度差,残余日军百余人乘机突围,被715团追歼一部,仅剩40余人逃往河间以东的沙河桥据点。这次战斗,共毙伤日军700余人、俘7人,缴获山炮1门、轻重机枪20挺,步枪200余支。

我们去的下一站,是齐会东屯的真武庙,是白求恩大夫抢救伤员的照片拍摄地,有点年纪的人都见过,即教科书上的那张照片(如大图,本版资料)。

齐会战斗中,我军的伤员陆续从火线上抬下来,在离火线几里路的这座小庙里,白求恩大夫给伤员做手术,一直持续到战斗结束。

手术过程中,不断有炮弹落在小庙前的空地上,硝烟滚滚,弹片纷飞,受贺龙委托,师卫生部长赶来,劝白求恩离开,被白求恩拒绝。他说,他同意撤走部分伤员。至于他个人,要和战士们在一起,不能离开。又说,谢谢师长的关心。手术台是医生的阵地,战士们没有离开阵地,他怎么能离开自己的阵地呢?他继续给伤员做手术。

坚守齐会主阵地的7163营长王祥发腿部受伤,就是白大夫亲自做的手术。如今,小庙中还原了白大夫当年做手术的蜡像,小庙一侧建造了纪念馆。

这儿有一段插曲。根椐张家大坟敌人斗志崩溃、开枪自杀的情景,我在创作中想当然“艺术”发挥,夸张鬼子“发疯”的细节。幸经杨晓哲点醒,才明白,这些敌人是第一批侵华的老鬼子,深受军国主义影响,在绝望中效忠天皇自杀是符合实际的,但“发疯”不可能。初上战场的新手,患战场恐惧症“发疯”才有可能。是的,通过采风过程,让我避免了出“神剧”的洋相。

陈庄战斗

这天下午我们赶住灵寿县。灵寿县是山区,著名的陈庄战斗就发生于此地。当地的县领导接待了我们,介绍当地的人文历史……

陈庄战斗是19399月,八路军第120师在河北省灵寿西北陈庄进行的一次歼灭战。这是抗日战争相持阶段的一次模范歼灭战,也是贺龙排兵布阵的杰作。

在陈庄战斗纪念馆,讲解员详细向我们介绍了陈庄战斗过程。1939925日,日军由灵寿向晋察冀边区腹地发起进攻,占领慈峪镇。27日上午,日军直奔陈庄,袭击晋察冀边区后方领导机关。120师在陈庄东南设伏,并以719团坚守白头山阵地,以另一部警戒灵寿、行唐增援之敌。

28日拂晓,敌人烧毁了村里的房屋后,沿磁河南岸向东撤退。8时,敌先头部队进入预伏区,120师发起阻击,将日军全部包围在高家庄、破门口、冯沟里3个村庄。晚上7时,120师发起总攻,将敌分割围歼,日军死伤众多。同日,灵寿、慈峪之敌1000余人沿磁河来援,被八路军阻击于白头山下,激战竟日,敌仍不得前进。

29日晨,被围于破门口、冯沟里的敌人已伤亡过半,遂向南突围,又被包围于鲁柏山高地。120师以炮轰和步兵冲锋轮番向敌攻击。敌困守山头,陷入绝境。当夜,120师发起全线总攻击,突破敌军阵地,将敌大部歼灭。南逃残敌又被全歼。

陈庄战斗,经65夜激战,歼敌1280人、俘敌16人,缴获山炮3门、轻重机枪23挺、步枪500余支、战马50余匹。

杨晓哲不愧为军史专家,在讲解员讲述中,不时补充了许多鲜为人知的细节,恰都是我们创作中急需的素材。比如,陈庄战斗中,贺龙边指挥打仗,边组织部队轮换下来到剧社看演出,以鼓舞士气;又如战斗中,黄新廷指挥的716团某营,由冀中向此地集结时,风雨中涉河使手榴弹受潮,战斗遭遇困难,一度进攻受阻;再如战斗结束,时任独一旅副旅长王尚荣举行婚礼……让讲解员叹服。

看了纪念碑后,接着我们走访旧战场,遗憾的是旧址已被新建的水库淹没。站在制高点,俯瞰水库,我们仍能体验地势险要,感受到贺龙当年选择战场的艺术。

我们驱车很久,来到了当年战场指挥所刘家沟。贺晓明大姐带我们重游当年的演出场所。

这场地至今仍在,土台子很简陋,高出地面不足三米,场地约有两个篮球场大,现栽了些小村苗。我们随贺大姐在此地伫立良久。

我不知道大姐在想什么。也许她在回忆贺龙元帅冒着枪林弹雨,亲临前线指挥打鬼子导演“武戏”的身影;也许她在回忆贺龙元帅举着烟斗,和指战员谈笑观“文戏”的笑容……

我在演出场所不到200米的贺龙居所留连,这是普通的农居,土坯屋,显得逼仄。贺龙住处不足十平方米,睡觉的土坑占了三分之一,朝门一侧有一扇小窗。贺元帅当年就在这小屋内向千军万马发出战斗命令,组织这场经典的歼灭战。

贺大姐面容很像父亲,更有贺元帅亲民的作风,坐在小屋里和现主人亲切交谈(后又到村里走访老人,也是如此平易近人)。望着她交谈的身影,我想到了一个词——传承!

这次实地采访,我们不仅收集了大量创作素材,更是一次洗礼。

(作者为老红军后代,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金华市新四军研究会副会长,电视连续剧《走过硝烟》编剧之一。)

【责任编辑:叶明珠】



 
版权所有:中共金华市委党史研究室 站务联系:0579-82469819
浙ICP备14025984号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通讯地址:浙江省金华市双龙南街811号 邮编:32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