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组织机构 党史要闻 党史研究 党史宣传 专题集锦 金华要闻 党史文摘 县市之窗
 
当前位置: 首页 >> 党史宣传 >> 史海钩沉
播火者

发布日期: 2019-11-11 信息来源: 2019年11月3日金华日报第4版 作者: 陈新森 字号:[ ]


2019113日金华日报第4

播火者

陈新森

卢湛

风雨如磐,电闪雷鸣。

1928615日的那个暗夜,磐安县仁川镇黄余田村杨氏宗祠里透出昏黄的亮光,一位年轻人正宣讲着工农革命形势,话音低沉有力,32名新发展的中共党员围在四周,专注倾听,激情燃烧……

宣讲和领誓的年轻人叫卢湛,土生土长的仁川人,一位忠诚、坚定的革命播火者。

一湾碧水,蜿蜒而去。仁川,古名蒋润。瓯江源头好溪水自东向西穿境流过,清澈碧绿,长年不枯,润泽这方土地,后改“蒋润”为“润川”。1950年,以谐音改称仁川。黄余田村是如今仁川镇政府所在地。

当我走进杨氏宗祠,站在当年卢湛他们宣誓过的地方,倾听讲解员讲述发生在这里惊心动魄的红色故事,秘密入党、地下联络、武装暴动、加入红军,每一个细节都闪耀着理想信念的光芒,信仰的力量直抵人心、荡气回肠。

190511月,卢湛出生在方山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从小天资聪慧,好学上进。1922年,18岁的卢湛考入处州(丽水)师范学堂。当时,马克思主义开始传播,苏俄革命对中国产生巨大影响。在进步人士的影响下,卢湛开始接触新思想,一遍遍翻读《共产党宣言》,革命的种子在心中扎根萌芽。

19281月中旬的一个清晨,寒风凛冽,滴水成冰。缙云壶镇前路小学天井里的腊梅傲然绽放,散发馨香。小学教员卢湛在中共缙云县特别支部书记赵汝池、宣传委员吕传德的介绍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黄余田地区有了第一颗革命的种子,这颗种子犹如腊梅经风历雨,活力迸发。

我查看了当地史料,弄清了黄余田地区的来历。磐安未设置县治时,黄余田地区隶属缙云县管辖,包括现在磐安县的天网、双峰、仁川、冷水、新渥、盘峰、高二,仙居县横溪的央田、车坞,缙云县的白竹等,面积约300平方公里。黄余田村位居中心,村大人口密布,是货物集散地,这一带人们习惯称黄余田地区。当时的党组织发展进步青年卢湛为党员,意在派遣他返乡活动,发展组织,扩大力量,开展革命斗争。

19284月,受党组织委派,卢湛回到老家方山,身份为小学教员,白天教书,晚上以走亲访友为掩护,发送《向导》等进步书刊,结识有志之士,宣传党的政治主张,秘密发展了一批党员,红色基因融入巍巍大盘山、滔滔瓯江水。

当年10月中旬,20多名党员骨干在黄余田火星岩脚一座民宅里开会,中共缙云县黄余田区委正式成立,推选卢湛任书记,杨岩溪为武装委员,杨玉水为组织委员,杨思廉为宣传委员,杨金保、杨义贵、杨文通、杨加楼、厉志寅为委员。据当地党史记载,截至1928年底,黄余田地区有区委和现磐安境内黄余田、方山、茶坑口、大皿、双溪(庄基)、白岩、潘潭、宅口、西产(马岭)等9个支部,党员人数120余名。卢湛还动员父亲参加了地下党,担任秘密交通员。

革命的星星之火在仁川这片土地上点燃,磐安地域上第一块红色革命根据地由此形成,打倒土豪劣绅、“二五减息”运动、武装暴动等革命斗争轰轰烈烈地展开。当介绍到这些红色历史时,义务讲解员杨良福总是抑扬顿挫、充满激情。

黄余田地区党组织建立后,根据中共浙江省委和缙云县委要求,积极宣传发动组建农民协会、开展减租减息运动,在黄余田、方山、茶坑口、大皿、平象、西产、白岩、庄基等村建立了农会组织,会员达1000多人。1928年秋,卢湛、杨岩溪先后组织农民在方山祠堂、黄余田杨氏宗祠召开减租减息动员大会,卢湛带头从自家开始减租,杨岩溪、杨金保则联合新安村农协会员,按25%减租后向地主交租,“二五减租”运动迅速在各村推开,这引起了国民党当局的恐慌和土豪劣绅的反对和嫉恨。伪缙云县县长成立了保安团、保安队,下令:剿共灭贼、斩杀不赦。一时间,黄余田地区阴云密布,山雨欲来。

斗争由公开转为隐蔽,革命的火种在风雨交加中依然闪耀……

“当时,卢湛他们在杨氏宗祠开办了日新小学,在杨宅中央桥头开办南货店,作为地下秘密联络站,始终保持与缙云和永康等周边党组织的联系。”杨良福介绍说,“正是依靠这地下联络站,党组织一直在黄余田一带活动,仁川的革命斗争一直没有中断过。”

19291月,中共缙云县委书记吕传德不幸被捕,吕斌接任县委书记两个月后,畏惧脱党,党组织活动进入低潮,唯有卢湛领导的黄余田地区,党的工作依然顶风冒雨、有条不紊地开展,并与上海、永康党组织建立了联系。“当时,卢湛就意识到,要取得革命斗争的胜利,必须要有自己的武装。”杨良福对卢湛的历史研究颇深,对卢湛活动和战斗过的地方都做了重访,“杨氏宗祠是当地共产党最主要的活动地点,许多重要的决定就在这里做出。”

根据严峻的形势和斗争的需要,19297月和9月,黄余田区委派杨兆星两次到上海参加党中央秘密举办的干部训练班和军事训练班学习,带回了上海党组织“组织暴动”“夺取枪支”“建立革命武装”的重要指示。11月,永康工农军司令吕思堂派人携带5支手枪,到黄余田帮助建立革命武装。

面对白色恐怖,在革命的生死关头,卢湛临危受命,力挽狂澜,在1219日黄余田真因寺秘密召开的党员骨干会议上,毅然接任中共缙云县委书记,挑起了领导全县革命斗争的重任。会上,中共永康县委负责人李立卓代表上级把“缙云苏维埃政府”和“浙西工农革命军司令部”两方钤印交给卢湛。缙云党的活动中心从壶镇转移到了黄余田地区。

真因寺会议一结束,武装斗争随之展开。1220日傍晚,卢湛、杨岩溪率领浙西工农军130余人,手持土枪、长矛、大刀等武器,在杨氏宗祠集结出发,经新安、过岭下、翻黄岭,于黎明前冲进新渥村劣绅陈达夫家,革命军沿途高呼口号,张贴标语,广大贫苦农民奔走相告、欢欣鼓舞,土豪劣绅惊慌失措、仓皇出逃。

黄余田暴动引起国民党反动派的疯狂反扑,1222日,缙云县保安队和当地保安团400余人包围方山后塘,卢湛、杨岩溪占领制高点,指挥战士冲出了包围圈,厉志寅、杨玉水、杨金水、杨修式等在鸟青坑岩洞被捕。23日,厉志寅被保卫团押到黄余田市基杀害,这是磐安县第一个革命烈士。司令杨玉水、战士杨金水被关进缙云县监狱,施以酷刑,后判处死刑。卢湛带领卢玉标、杨思廉等党员分批转移到严州建德、桐庐一带山区,以烧炭为名,保存骨干,积蓄力量。

1930年初,国民党浙江省政府派出一个连的省防军驻扎黄余田地区。省防军在陈达夫的唆使下,将全村男女老少赶到杨氏宗祠,威逼恐吓群众供出谁是共产党员、谁是革命军战士,疯狂的保卫团兵丁挨家挨户搜查、抢劫财物,并放火烧毁了杨思廉、杨岩溪、杨金保等党员骨干的房屋。可是,所有的心狠手辣,所有的丧心病狂,都阻挡不了卢湛等共产党人革命斗争的坚定步伐,他们坚信:“不管怎么苦、怎么危险,革命必定会有胜利的那一天。”

远离家乡,敌人追杀,卢湛的革命斗志依然丝毫未减。1930年春,卢湛、杨思廉等在建德卯萍一带山区继续组织人员,训练骨干,准备暴动。76日晚,卢湛率领50多名隐蔽在严州的浙西工农革命军战士,举行翁村街暴动,攻占并烧毁翁村街警察所、击毙敌巡官、缴获枪支,极大地振奋了当地革命者的信心。

1930713日,按上海党组织指示,卢湛、杨思廉率领隐蔽在建德的浙西工农红军分散撤回缙云,在白竹一带与红十三军红三团取得联系,重新联络了黄余田暴动失散人员,与坚持在缙云、仙居边界地区活动的杨岩溪、金永洪等一起加入了红三团。卢湛在团部任秘书,随团一起参加了多次重要战斗,并身先士卒,冲锋在前:819日参加金竹缴枪和唐市钱岭外阻击战;831日参加攻打缙云县城战斗;95日参加了攻打壶镇战役……经过战火烽烟的洗礼和考验,卢湛已锤炼成一位英勇的红军指战员。

红三团攻打壶镇失利后,国民党当局纠集重兵、开展大规模清剿,红三团决定将部队分散,转入深山老林继续战斗。1111日晚,卢湛秘密返回月塘村筹集去江西寻找红军的路费,被当地保卫团发现,当夜包围了月塘村。卢湛被一阵叫喊声和砸门声惊醒,他当即利索地烧毁文件,很快,门被撞开,数支乌黑的枪口对准了他,不幸落入敌手。被捕后,卢湛迅即被押往冷水,次日,又被押往壶镇。13日,卢湛从壶镇被押往缙云县城,敌人担心卢湛的战友会来营救,在押解至壶镇长兰村赤岩脚下松树林时,卢湛被刽子手突然从背后开枪射杀,几声枪响,英雄罹难,青山呜咽,大地悲鸣。

从处州师范接受新知到前路小学入党;从黄余田区委成立到接任缙云县委书记;从组织地方革命武装到加入红三团;从黄余田暴动到翁村街暴动;从钱岭外激战到攻打中心城镇壶镇;无论斗争如何艰难,无论风险如何巨大,在卢湛心中,有一种信仰坚不可摧:铁心跟党走,为了劳苦大众翻身得解放,牺牲一切不足惜。

杨氏宗祠静穆耸立在好溪河畔,风云散去,史迹犹存,这幢建筑不仅是一座明代的宗族建筑,更是一个见证仁川红色斗争史的地方。磐安境内的第一次集体入党宣誓地,第一次“二五减租”农民运动发起地,第一个与省委联系的秘密交通站,第一次成编制发动武装斗争的集结地,发生在这里的这些“第一次”都与一个光荣的名字连在一起,那就是卢湛,是他,播下了黄余田地区的革命种子,点燃了磐安红色土地的革命火种。

西峰山烈士陵园,松柏苍翠,庄严肃穆,卢湛和他牺牲的战友们长眠在此。从这里,看得见黄余田村,看得见杨氏宗祠,新房林立,庭院美丽,村美民富,河山静美,烈士英灵有知,一切如你所愿。

天清气朗,岁月安详。

如今,卢湛的雕像就立在广场上,参观的人群络绎不绝,他的故事广为流传。穿越时空的信仰力量,激励着后来人在这片红色的土地上为了人民的幸福砥砺前行,继续奋斗。

【责任编辑:叶明珠】



 
版权所有:中共金华市委党史研究室 站务联系:0579-82469819
浙ICP备14025984号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通讯地址:浙江省金华市双龙南街811号 邮编:32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