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组织机构 党史要闻 党史研究 党史宣传 专题集锦 金华要闻 党史文摘 县市之窗
 
当前位置: 首页 >> 党史宣传 >> 史海钩沉
纪念艾青诞辰110周年:重新认识艾青 是诗人也是画家

发布日期: 2020-03-27 信息来源: 《 金华日报 》( 2020年03月27日 A11版) 作者: 蒋鹏放 字号:[ ]


《 金华日报 》( 20200327A11版)

 

纪念艾青诞辰110周年

 

重新认识艾青 是诗人也是画家

 

蒋鹏放

 

 

编者按

327日,艾青诞辰110周年。

在这个特殊的春天,让我们换一种方式纪念。怀念,可以穿越时空;诗歌,让人心灵相通;诗人与金华,永存。

 

伯父艾青出生的季节是个生机盎然的仲春,也在繁花似锦的暮春溘然走了,有人说是万木葱茏的春天永远留下了艾青,是的,春天也勾起了我一段段彩色的思念……

艾青是诗人,也是画家,在我的心目里他始终是一位可敬的大画家。翻开中国任何一本美术大辞典都会有艾青的名字,他的诗像画,他的画像诗。

伯父早年就学于杭州国立西湖艺术专科学校(现中国美院前身)。而后,又到法国巴黎学习西方绘画。在他的影响下,我的姑妈和我父亲都先后毕业于西湖艺专,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丹青之家。

在我读小学时,家中挂着一幅齐白石的国画,画面是一枝稻穗,下面是一只仰头的青蛙,落款是白石翁。这是伯父1953年回金华时送给我父亲的三幅齐白石作品中的一幅。父亲说,伯父与齐白石是好朋友。还说,1949年伯父是中央美术学院的军代表,还担任了新中国国旗、国歌、国徽的评选组组长。从小喜欢美术的我对画家伯父更加肃然起敬。

上世纪70年代初,我作为知青下放老家傅村畈田蒋劳动时,业余常常画画。一次,我把几幅自己创作的版画作品寄给在新疆还处于逆境中的伯父指点,不久,伯父来信表扬了我,同时还寄来了许多画册和六幅外国版画。信中说:这些国外作品,可以从刀法上找一些长处,画面也比较干净。当时我的兴奋真难以用语言表达。

19739月底,伯父从新疆到北京看病后,又南下回到畈田蒋村老家,这次他特地送我一盒从北京荣宝斋买来的高级木刻刀和他珍藏多年的《古元木刻选》《东北木刻集》等画册。

晚上,在煤油灯下,伯父和我们谈他的艺术生涯,讲齐白石的故事,说画坛轶事,他生性幽默达观,谈吐诙谐风趣且胸怀坦荡,说话毫无顾忌。在四人帮横行、文艺被禁锢的年代里,伯父的到来真像给我们的生活吹来了一阵春风。

一天,我陪伯父沿着家乡的小路散步,伯父对艺术谈得很多,大意是艺术最可贵的是个性、格调、意境艺术家最忌的是庸俗、平淡、无奇。他指着田野和远处的池沼、水中的野莲说,应当在这里面采集纯真

伯父酷爱美术,然而也因美术曾遭到两次劫难。

伯父复出后诗写得很多,称之为归来的歌,但他仍与美术结缘,经常写有关美术和美学的文章,参加各项美术活动,他风趣地说他与美术还是像走亲戚的关系。

 

上世纪80年代,我每次到北京,伯父总会约我一起去中国美术馆看画展,记得我们一起看了《范曾画展》《韩美林画展》《齐白石画展》《新疆风情画展》等等。无论是气势磅礴的力作,还是柔情蜜意的小品,他都看得很专注,不论是油画、国画、版画、雕塑,他都爱看。

19841226日,我正在北京,伯父约我一起去著名国画大师齐白石家。原来这天是齐白石大师120周年诞辰纪念日。齐白石的子女们在故居里布置了画展,举办了纪念活动并邀请了文化部、中国美术界领导和部分著名画家及齐白石的亲朋好友参加。

我们驱车来到齐府,齐白石的儿子高兴地把伯父搀了进去,我记得伯父讲了有关齐白石艺术成就之类的话。简短的纪念会开好后,大家谈笑风生地看齐白石作品展。

这天,伯父很高兴,谈得很多,他说,齐白石的学生很多,京剧大师梅兰芳、著名评剧演员新凤霞等都向齐白石磕头拜过师;齐白石是真性情,外宾看他的画若不伸出大拇指晃两下,他会不高兴云云。  那次画展,我生平第一次见到了这么多齐白石的真迹。

还有一次,我们参观完中国美术馆后,回家途中,艾青突然对司机说:我们到中央美术学院去看画展。司机是位老实的小伙子,他犹豫一下说:咱们没请柬进不去吧?艾青睁着大眼道:进不去?咱们走着瞧。

我对司机说:中央美术学院是艾青的娘家呢。原来,19492月,艾青随大军进入北平,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管制委员会和文化接管委员会工作,具体是任中央美术学院的军代表。艾青进驻学院后,首先代表军管会慰问了齐白石、徐悲鸿等著名画家,并批给了他们每人几百斤小米,使老画家们感受到新中国的温暖。

这期间艾青还与徐悲鸿、叶浅予等在北京中山公园组建了中华全国美术工作者协会,195310月改为中国美术家协会,艾青任理事。在中央美术学院的一年多时间里,艾青圆了他多年的美术梦。

我们的车到了美院门口,刚下车,就被一位从校门出来的老者发现了,他惊异地看着艾青道:这不是艾青吗?然后向校门内大喊:艾青来了,艾青来了!伯父问老者:您认识我?老者说:我们中央美术学院永远不会忘记您,艾青。然后,深深地鞠了一躬。

伯父的画,曾得到鲁迅的赞许。他的许多绘画作品参加过全国美术展。他曾与江丰编辑过《民间剪纸》一书,艾青还为齐白石、林风眠、力群、黄永玉、古元、方成、莫测等等画家写文作序。

伯父自从写诗后,就很少画画了,我见过伯父的绘画真迹只有三幅。两幅是人物头像速写,形态自然,线条有力,像马蒂斯的速写风格;另一幅是水墨风景,墨韵很足,意趣很浓,像八大山人的画风。1955年出版的《艾青诗集》的封面,两棵树就是伯父自己画的,解放后他还画了许多速写等作品。

几年前,外国有豪客曾扬言花巨资收藏伯父的画,但他决不俯首作画。国内有个编辑部也有人设想让他给画家黄永玉的诗作插图,这样会使读者陷入迷惑,而产生戏剧性效果。但伯父也没有画,倒是黄永玉给他的每首短诗都作了插图,成了一本很有美学价值的诗集。

 

伯父家的客厅,是个令人留连忘返的地方,也是他遭受劫难后重获春天的见证,客厅没有着意装修,却格调高雅庄重,陈列柜中有非洲的鸵鸟蛋、南太平洋的海螺、美国的大松籽……特别是悬挂在墙上用紫檀木镜框装裱着的名家书画,使人大饱眼福,我在这里见过齐白石、林风眠、黄宾虹、黄永玉、张正宇、李可染、贾有福、唐云、李琦等美术大师的真迹。伯父的客厅还被搬上过银幕呢!那是在1987年,北京电影制片厂的电影《超速》摄制组为了寻找一个剧中教授家中高雅的书香型中式客厅,着实费了一番心思,有人介绍了伯父家客厅,他们一家很乐意,并把字画、古董、家具等无偿提供拍摄,还请导演琪琴高娃、演员朱时茂等一起用餐和拍照留念。

这里更是高朋满座的地方。有一次,我问伯父您是位作家,又是画家,那你的作家朋友多还是画家朋友多,伯父笑着说画家多。是啊,伯父与齐白石、李可染、吴作人、江丰、刘海粟、林风眠、黄永玉、黄胄、刘国松、姚庆章、范曾、古元、刘开渠等都是好朋友。

有位修房工人曾对伯父说:你是母鸡下鸭蛋。意思是说他学的是美术,却是位大诗人。艾青欣然接受他的说法,幽默地说鸡蛋与鸭蛋都有一个共同物就是蛋白质,同样具有营养,他还说:诗应当是文字的画,画应是彩色的诗,诗与画同样为真、善、美在劳动。

一位艺术评论家说:假如艾青不是因为身陷囹圄无法作画而改拿诗笔,也许中国当代画坛会多一位大画家,也许中国诗坛便会少一位大诗人。也有人评论说艾青正是有绘画美的素质,才创造了今天的成就。

艾青却说:画家和诗人/有共同的眼睛/通过灵魂的窗户/向世界寻求意境。

【本网责任编辑:杨群霞】



 
版权所有:中共金华市委党史研究室 站务联系:0579-82469819
浙ICP备14025984号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通讯地址:浙江省金华市双龙南街811号 邮编:32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