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组织机构 党史要闻 党史研究 党史宣传 专题集锦 金华要闻 党史文摘 县市之窗
 
当前位置: 首页 >> 党史宣传 >> 史海钩沉
画坛巨匠黄宾虹 厚润华滋我民族

发布日期: 2020-03-27 信息来源: 《 金华日报 》( 2020年03月27日 A11版) 作者: 吴为山 字号:[ ]


《 金华日报 》( 20200327A11版)

 

画坛巨匠黄宾虹 厚润华滋我民族

 

吴为山

 

《 金华日报 》编者按

36日,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受央视网《央视艺评》栏目邀请,发表了题为《画坛巨匠黄宾虹 厚润华滋我民族》的评论文章,畅述其丰厚的艺术实践和国学功底,尤其是作为人民艺术家的卓然风骨。时值黄宾虹先生逝世65周年之际,编辑部选摘其中部分段落以飨读者,并以此纪念大师。

近代以来,西学东渐,东西方文化在碰撞与交合中,艺术家们各自恪守自己的文化理想,实践着不同的价值取向。画坛巨匠黄宾虹(1865-1955)坚守民族文化立场、放眼世界艺术格局,从中华民族深厚的文化和传统中寻找资源,以借古开今的创造方式和浑厚华滋的美学追求,成为一代标领。其画学理论与艺术实践都彰显出民族优秀传统,以其精深、博大富于哲学思辨和自然之理的论说,以其丰厚的艺术实践佐证了本民族文化生生不息的内在活力。

黄宾虹为世人所知,确是因其画艺,其之所以画境入化,乃在于他还是一位学者,一位美术史论家、书法家、篆刻家、诗人、文献学家、考古学家、文物鉴定家,是一位脉管里流淌着中华文化血液的国学大师。

    对于自己的身份定位和文化角色,黄宾虹又是如何看待且不断调适的呢?他出生儒商门第,青少年时期遵父辈之命,读书应举;及年三十,弃举业,参与维新和革命,积极参加社会活动;之后的前20年(4060岁左右)主要在报社、书局任职,从事新闻撰稿和美术编辑,后10年(6070岁之间),游学各地,转做美术教育工作,并矢志于绘事;后伏居燕市将十年,谢绝酬应,惟于故纸堆中与蠹鱼争生活。书籍、金石、字画,竟日不释手,逐步幻化出浑厚华滋的美学追求,并通过心摹、手追,功深百炼而厚积,遂形成自我面貌;返杭的晚年生涯,人艺俱老,纵谈画理,提倡民学,求新图变,艺臻化境。

综观其一生,在时事动荡中坚守治世以文,始终保持抱道自高的学者本色,将绘事提升到学以问道的高度来研究,将诗书印”“文史哲的综合修养融入绘画,并希冀以绘画去表现和振兴中华民族的文化精神。显然,他更看重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的文化使命感和社会责任感,并矢志于追求大家画,怎样才能称得上大家画呢?所谓道尚贯通,学贵根柢,用长舍短,集其大成……故能参赞造化,推陈出新,力矫时流,救其偏毗,学古而不泥古。上下千年,纵横万里,一代之中,曾不数人,黄宾虹一生孜孜以求,确可称大家无疑,不仅是画之大者,更是学之大者

……

黄宾虹所营建的世界,是有着人间烟火的仙境,是充满诗化的灵境,是生发出多样形式的画境,是富于创造的艺术高境。他对笔墨的总结与提升,他对审美领域的拓展使得20世纪的中国画坛承古开新、生机盎然,焕发出具有民族文化底色的时代精神。

虽然黄宾虹生前已被授予人民艺术家的称号,虽然在潘天寿的眼中,也视其为真正的五百年,其间必有名世者。然而,自古圣贤皆寂寞,黄宾虹及其艺术同样经历了长期的踽踽凉凉,寂寞久已。其生前便曾多次对学生和家人说:要等到我死后50年,才会有人欣赏我的画。事实上也确是如此。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随着大量黄宾虹画作的出版面世和一些专家学者的研究开展,其才逐渐进入一般公众的视野,并开始在专业领域内掀起一股黄宾虹热,即使如此,直至当下,能够完全读懂、体味其艺术内美精神的人并不是很多。

    为何认识和解读一位真正的艺术大师如此艰难?

一方面是由于黄宾虹综合学养之全面、传统文化之深厚,令日益缺乏民族文脉的今人难免产生瞎子触象的片面与偏颇,再加之其黝黑的作品面貌不讨世俗喜欢,令意欲直窥其艺术奥妙、探寻其文化高峰意义的人多却而止步。

然而,道不远人,能够在时代性变迁中体现出民族精神的艺术恰恰最具恒久的魅力。黄宾虹的艺术及其影响正是如此,脉脉相传,传无尽灯

【本网责任编辑:杨群霞】



 
版权所有:中共金华市委党史研究室 站务联系:0579-82469819
浙ICP备14025984号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通讯地址:浙江省金华市双龙南街811号 邮编:32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