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组织机构 党史要闻 党史研究 党史宣传 专题集锦 金华要闻 党史文摘 县市之窗
 
当前位置: 首页 >> 党史宣传 >> 夜读党史
夜读党史(251)丨金华籍两岸和谈密使曹聚仁

发布日期: 2020-06-23 信息来源: 2020-06-22 17:00 来源:浙江在线 作者: 金华党史 字号:[ ]


夜读党史251丨金华籍两岸和谈密使曹聚仁

信息来源:2020-06-22 17:00 来源:浙江在线


 

【编者按】习近平总书记说,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历史是最好的老师。学习党史、国史,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把党和国家各项事业继续推向前进的必修课。在八婺大地上,革命先辈为了革命事业英勇奋斗,为我们留下了丰厚的党史资源和宝贵的精神财富。他们的事迹,可歌可泣;他们的精神,永远激励着我们奋勇向前。

我们与中共金华市委党史研究室一起,为你打造一份权威的金华党史读本。每周一晚上推出,以供夜学的你。

 

今年626日,是金华乡贤、杰出的爱国人士曹聚仁先生诞辰120周年纪念日。曹聚仁,1900626日生于浙江省浦江县通化乡蒋畈村(今属兰溪市梅江镇),民国时期著名记者、作家,在其生命的后二十年,长期致力于祖国和平统一大业,有两岸密使之称。1972723日,曹聚仁在澳门逝世,中共中央领导人毛泽东和周恩来极其关注。周总理不仅委托香港《大公报》社长费彝民先生在港澳成立曹聚仁先生治丧委员会进行公祭,还评价他为爱国人士,并为其墓碑定稿:爱国人士曹聚仁先生

持笔从戎 奋不顾身

五四运动时,曹聚仁是浙江第一师范学校的学生自治会主席,著名的一师风潮便是由他和宣中华、冯雪峰等领导的。之后,曹聚仁曾先后主编《钱江评论》《涛声周刊》《芒种》等进步刊物。

全国抗战爆发后,曹聚仁以名教授、名作家、名学者的身份,改行做了战地记者,编著了《中国抗战画史》,采写了长篇报道《台儿庄巡视记》,为后人留下了极其重要的抗战史料。1939年,应蒋经国的邀请,曹聚仁到赣州创办了《正气日报》,并成了蒋经国的高参。

秉持大义 心系两岸

解放前夕,朋友为曹聚仁全家买好了去台湾的船票,但他最后还是留在上海迎接解放。19507月,他只身去了香港。行前,他曾写信给夏衍、邵力子等人。邵力子答复:在海外,也一样可以为国家出力。这一去,他羁留港澳就是22年!这22年,他一直为祖国和平统一大业奔走呼号,直至1972年走完最后的人生。曹聚仁是最早在海外华文报刊上为新中国系统地进行爱国主义宣传的海外记者。

1956年至1959年,曹聚仁先后六次被邀请回内地采访。毛泽东主席曾两次接见他,周恩来总理、陈毅副总理以及张治中将军等,也先后与曹聚仁进行会谈。

1956716日,曹聚仁应周恩来邀请在颐和园夜宴。814日,他在《南洋商报》第三版撰文《颐和园一夕谈——周恩来会见记》。其后不久,印度尼西亚华侨主办的《生活周刊》刊发报道《周总理约曹聚仁在颐和园一夕谈》,正式向海外传递了国共可以第三次合作的信息,第一次提出国共第三次合作,在海内外引起强烈震动。

1956103日下午,毛泽东约曹聚仁作了长谈,当曹聚仁说他自己是自由主义者时,毛泽东叫他不妨再自由些。毛泽东还向他询问了许多关于蒋经国在赣南的旧事。1959823日,金门炮战前几天,毛泽东再一次接见了他,让他将中共金门炮战的目的主要是对美不对台的底细,转告给蒋氏父子。随后不久,他在《南洋商报》发表金门炮战的独家重大新闻。

曹聚仁主张国共之间要和衷共济,和谈解决,不能自相残杀。1956628日,他在给一位朋友的信中写道:我的看法,要解决中国的问题,诉之于战争,不如诉之于和平,国共这一双政治冤家,既曾结婚同居,也曾婚变反目,但夫妻总是夫妻,床头打架床尾和好,乃势所必至,为什么不可以重新回到圆桌边去谈谈呢?……月前有一位华侨实业家,他诚挚地对我说:国共之争不止,华侨间的矛盾所引起的痛苦不会消除的。华侨既有此共同的期望,我们在舆论界,为什么不出来高声疾呼呢?……我只是主张国共和谈的人,而不是发动和谈的人,那些谣言专家用不着多费心力的。

曾任中共中央调查部办公室副主任、中央统战部办公室副主任、中央台办副主任、国家安全部咨询委员会委员的徐淡庐先生回忆说:曹聚仁从1956年到1959年多次访问大陆,都是我亲自陪同曹聚仁先生,密商国共和谈相关事宜。他认为国家有关部门应该重视对曹聚仁的研究和相关纪念活动,不能埋没他为祖国统一大业所作出的重要贡献。

19576月份,徐淡庐曾陪同曹聚仁夫妇参观庐山、溪口,以日记的方式,如实记录了他们的秘密行程。徐淡庐说:我陪同曹聚仁夫妇从北京出发到庐山、溪口访问,我都记了日记,并拍了照片。日记与照片我都还保存着,你们可参考。当时为什么要去庐山、溪口呢?那时是准备修理。蒋介石回来的话,他愿意到庐山原来的地方居住,所以去看;到溪口去住,更不用说。我们看了蒋介石在庐山居住过的美庐和溪口的蒋介石故居和蒋母墓地。后来曹聚仁回香港以后,专门有报告写给蒋氏父子,照片也寄去了。其中几张照片,还是我用我带的相机拍的,曹聚仁自己的相机没有拍好照片。徐淡庐还郑重题词:我是曹聚仁先生为两岸和平统一事业奔走时的历史见证人,我有日记和照片可以参考。

《济南日报》发表《1963国共高层的一次绝密会晤》一文,首次披露了1963年国共高层的一次绝密会晤。1996年,香港《南华早报》曾发表了一篇来自祖国大陆的新闻,点出了参加这次秘密会晤的是蒋介石和蒋经国父子,或者是其中的一位。同年4月,香港某杂志发表了文诗碧的一篇题为《周恩来确在南海某岛秘密会晤蒋经国》的专稿。该文点出了国民党参加会晤的不是蒋介石,也不是陈诚,而是蒋介石的儿子、时任台湾国民党政务委员、台国防部政战部副主任的蒋经国。

 

原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程思远题词

 

原中共中央调查部部长、原中央台办主任罗青长先生题词

 

原中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原周恩来总理办公室主任童小鹏题词

 

原全国民委副主任、原金华地委书记李学智题词

自比哨兵 无怨无悔

曹聚仁晚年在写给胞弟曹艺、原配夫人王春翠的许多家书中,披露了他为两岸和谈奔波的内容。

他在家书中写道:本来,我应该回国去了,但此事体大,北京和那边(指台湾蒋介石、蒋经国父子),都不让我放手。前几年,我能把局面拖住,可说对得(住)国家了。” “我替政府做事,或留或归,我是作不得主的。(致王春翠)“我的事,一切等总理决定,我不敢自作主张。不过他对我的工作还满意。(致曹艺) 如你所想,因为,这一线并未断过,北京也叫我留在香港等接洽。这十年中,那边并未有什么动作,这就是我的力量了。(致曹艺) 聚仁奉命在海外主持联络及宣传工作,由统战部及总理办公室直接指挥……工作情况绝对保密。(致曹艺)我目前是替政府做事,种种都是不可以随便的。否则,我还不回国吗?我犹如一个哨兵,能够说,我不站在前哨吗?(致王春翠)……

 

曹聚仁与元配夫人王春翠

1972112日,曹聚仁给香港大公报社长费彝民写信,透露了蒋介石的想法。他在这封信如此写道:在弟的职责上,有如海外哨兵,义无反顾,决不作个人打算,总希望在生前能完成这件不小不大的事。弟在蒋家,只能算是亲而不信的人。在老人眼中,弟只是他的子侄辈,肯和我畅谈,已经是纡尊了。弟要想成为张岳军(指张群),已经不可能了。老人目前已经表示在他生前,要他做李后主是不可能的了。且看最近这一幕如何演下去。昨晨,弟听得陈仲宏(陈毅)先生逝世的电讯,惘然久之。因为,弟第一回返京,和陈先生谈得最久最多。当时,预定方案,是让经国和陈先生在福州口外川石岛作初步接触的。于今陈先生已逝世,经国身体也不好,弟又这么病废。一切当然会有别人来挑肩仔,在弟总觉得有些歉然的!”

  

曹聚仁致费彝民书信手迹

曹聚仁为了祖国统一,放弃了其信奉的自由主义,走向了孤苦伶仃、无怨无悔的爱国道路。

著名作家夏衍为曹聚仁资料馆题字

 

北大学界泰斗张岱年先生题词

 

北大学界泰斗季羡林先生题词

——本文原载于2014年第11期《党史文苑》,2014731日《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进行转载,作者是曹聚仁老乡、金华兰溪乡贤柳哲。为适应本栏目需要,题目有所改动,内容作了较多删节。

本网责任编辑:杨群霞



 
版权所有:中共金华市委党史研究室 站务联系:0579-82469819
浙ICP备14025984号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通讯地址:浙江省金华市双龙南街811号 邮编:32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