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组织机构 党史要闻 党史研究 党史宣传 专题集锦 金华要闻 党史文摘 县市之窗
 
当前位置: 首页 >> 党史研究 >> 口述与回忆
重返出发地

发布日期: 2019-10-21 信息来源: 2019年10月21日金华日报第9版 作者: 应跃鱼 字号:[ ]


20191021日金华日报第9

重返出发地

·应跃鱼·

新中国成立70周年了。70年前的58日,我的家乡永康解放了。

有关这段历史,原来的永康党史有这样一段描述:“194958日,我中国人民解放军浙东纵队六支队,从八字墙附近一小山村出发,到上茭道与南下的刘邓大军34师并肩作战,奔袭永康,一举解放永康城。”

70年前,胡一鸟、李亨训和我都是六支队的一员,194958日,我们就是从“八字墙附近一小山村”出发,与34师大军一起解放了永康县城的。

永康解放后,我们六支队战友先后离开永康,谁都不知道当地党史上用“八字墙附近一小山村”描述我们六支队解放永康的出发地。

40年前,我和一鸟、亨训3人同一年调回到永康工作。看到党史上“八字墙附近一小山村”的描述,我们都觉得不妥,可是都回忆不起这个小山村的村名,只记得这个小山村在永康八字墙与武义董村之间的群山中,只有十来户人家。

我们心怀不安,久久寻觅,未有结果。

1998年,永康市举办纪念六支队创建50周年纪念活动,当年的六支队政委卜明、支队长应飞和胡一元、陶健、黄光耀、吴甫新、耿易等老领导、老战友都回来了。我和一鸟迫不及待地问起这个小山村的名字。

“那是陈弄坑呀!确实是个值得纪念的山村。”应飞不假思索地回答,还送给我一张当时在陈弄坑驻地山坡上拍的照片。照片上,我们80余人集中在一个山坡上,看不清哪个是自己,但拍摄地点和山势一清二楚。如今这张照片已成为珍贵文物。

陈弄坑村现属永康市花街镇,地处永康与武义交界处,不久前并村,取消了行政村建制。70年前我们进驻陈弄坑时,全村只有十来户人家,进出走羊肠小道,村民贫穷,草棚散落,瓦房很少。

194953日,我们六支队支队部直属队从八字墙王样村首次来到陈弄坑。那时解放大军已过江,金温公路上兵马来来往往,我们搞不清是敌人退兵还是我解放大军,就来到这里观察敌情,以决定军事行动。

当时,我们六支队有2000多人,主力部队有七、八、九、十共4个大队,活动范围是浙赣铁路以南金武永磐浦地区,称路南游击区,从来都是分散游击,主力从未集中过。

陶健同志曾对我回忆道:“我比你们迟了两天到陈弄坑。194955日,我在八字墙王样村派王云琐到武义通知一姚姓地下党,要姚同志注意武义国民党的动向,别让他们跑掉。之后才来到陈弄坑,比你们迟了两天。”

从此永康党史上把那一段中的“八字墙附近一小山村”的描述,正式改为“陈弄坑”。

现在,陈弄坑在永康党史界名声赫赫,但永康市民知之甚少。

陈弄坑虽小,但有特殊意义。如今,在陈弄坑驻扎过的战友大都不在了,我和胡一鸟念念不忘重游陈弄坑。就是在陈弄坑应飞的房间里,胡一鸟接受了去上茭道侦察敌情的任务。当时他是支队部短枪组组长,他在上茭道公路上见到了34师师长尤太忠将军,接受了尤将军要求六支队进军接管永康的命令。现在一鸟中风不能行走,重游陈弄坑的愿望就落到我的身上。

我和胡一鸟再三辨认旧址并画图标记。永康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杨倪忠为我重返陈弄坑作了很久的策划和精心安排。

718日上午8时半,我和永康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舒启华、副会长郑志扬等7人,乘坐两辆汽车,踏上重返陈弄坑的行程。杨倪忠在330国道的杨公村公路边与我们会合。

我们沿330国道过上茭道,在武义董村路口往永康八字墙方向前进。通往陈弄坑的道路不再是羊肠小道,而是一条通衢大道,不一会儿,我们就来到通往陈弄坑的岔路口。公路边竖着一个十分气派的石寨门,过了寨门就进了陈弄坑。

进村公路平整,两边绿树成荫,沿途山边新房幢幢,多为别墅式。坑中部错落有致地建了一些亭阁廊宇,绿荫花棚。70年前陈弄坑是破屋茅舍散落,只有几间瓦屋。新旧对比,真是两重天。

凭我和一鸟的回忆,凭陈弄坑不变的地貌,我不信找不到昔日痕迹。我让司机驾车直奔坑底。车停断头处,我举目四望,果然发现旧迹。

山边断头处,有一幢涂了白色的旧房,很像是应飞房间北边的那幢单独旧屋。我扣门打听。一老人说,他今年81岁,这幢房子是他的祖传老屋。

“还记得70年前,我们应飞部队驻扎在这里的事吗?”我问。

“有点记得。那时我十来岁,那些人好像驻扎在下面世林家的‘七间头’。”老人答。

八旬老翁的忆述,把我和一鸟的记忆连接起来。记忆中,应飞的房间北边,是有一幢单独瓦屋。

从此往南几十米,果然有一幢旧瓦屋,村里老辈人称之为“七间头”,这是70年前陈弄坑最大的瓦房,也是当时唯一容得下我们80多人驻扎的大房子,房东叫应世林。

对!这里就是我们六支队在陈弄坑的驻地!我们六支队就是从这里出发,与34师大军协同作战,解放永康城!

我激动地从东门走进应世林家老宅。老宅保存良好,还住着人,屋内陈设与70年前相似。西边那间大房子就是当年应飞的住房,隔壁是房东的住房,现住此房的一名妇女说,曾听老辈说过当年住过兵的事。

原来这名妇女就是“七间头”的现房主、老房东应世林的曾孙媳妇。她指着堂屋上挂着的相片说:“呶,那就是我太公应世林!”一看相片,我心中一愣:好面熟!70年前,我曾与他见过面。

当年部队80余人都驻扎在“七间头”,应飞房间南边的4间房是战士住的房间,胡一鸟就住在最南边的棚头间。现在“七间头”老屋的房间窗户分明,只是大院里搭建了许多泥房茅屋。

应世林的儿子应荣起还在村里,他今年83岁,是永康县食品公司退休职工。六支队驻扎在陈弄坑他家的事,他一清二楚:“那年我13岁,在董村小学读书,见过你们部队。不过没几天,你们全走了。第二年我考到永康中学读书后才听说,那天就是你们和大军一起解放了永康县城。”

终于找到了当年在陈弄坑驻扎过的“七间头”。那张六支队主力集体照的拍摄地也得到了确认——就在驻地旁边坑底的山坡上。

重游陈弄坑,终于了却我的一桩夙愿。

得知陈弄坑是六支队解放永康的出发地,村书记应春德喜不自禁:“我们要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中,保护这个革命遗址,让陈弄坑的红色基因代代相传!”

【责任编辑:叶明珠】



 
版权所有:中共金华市委党史研究室 站务联系:0579-82469819
浙ICP备14025984号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通讯地址:浙江省金华市双龙南街811号 邮编:32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