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组织机构 党史要闻 党史研究 党史宣传 专题集锦 金华要闻 党史文摘 县市之窗
 
当前位置: 首页 >> 党史研究 >> 口述与回忆
义乌佛堂镇:外婆家门前的小河

发布日期: 2019-11-18 信息来源: 2019年11月18日金华日报第9版 作者: 叶广军 字号:[ ]


20191118日金华日报第9

外婆家门前的小河

·叶广军·

我外婆是义乌佛堂镇人。外婆家门前曾经有一条小河,河的两岸长着大小不一的树木,河面不宽,但很长,水很清。小河直接与义乌江相连……

我不知道这条河是怎么形成的,历史有多久,但它是我童年的记忆,也承载着我对外公外婆的思念……

我父亲是一名军人,抗美援朝回国后在原广州军区工作,妈妈随军后生下了我。我6岁那年,爸妈决定把我送到外婆家寄养。

朦胧的记忆中,是叔叔来广州接我。当叔叔背着我走上那条河的小桥时,我看到外公外婆还有舅舅小姨站在小河边等着我……

从那天起,我同这条小河就结下了不解之缘……

每天我都会看到小河边挤满了人,洗衣服的,淘米的,涮碗的。小河两岸所有的人都与小河亲密无间,家家户户都离不开它……

外婆当然也不例外,每天都往返于家和小河边,不是洗衣就是洗菜。我常常蹲在旁边看外婆干活……

外婆是童养媳,3岁就到了外公家,所以她的脚不像我奶奶那样被裹成三寸金莲。也许是童养媳的身份,外婆养成了逆来顺受的性格。她没有倾诉对象,受了委屈便会跑到小河边,找一个无人的地方偷偷哭泣。她一生都与小河相依,也许只有小河才懂她的心思……

外公很有经济头脑,上世纪60年代就很会经商。他常去义乌周边的集市,看到有长得好的小猪就收购回家,饲养一段时间,又拿到其他集市去卖,赚个差价。

外公每次回来都会给我买礼物。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许多人还填不饱肚子,而我已丰衣足食了。

外婆也没闲着,每天天不亮就起床磨豆腐。我呢,睁开眼就有热腾腾的豆浆喝,可外婆自己却不舍得喝一口。

我的外婆很美,很爱干净,喜欢穿白色袜子,即使袜子穿破了也没有一点污渍,头发总是梳理得柔顺光洁,整个人都是清清爽爽的。她爱干净在镇里出了名,所以她做的豆腐不需要拿到街上卖,一大早周边的人就会到家里来买。

7岁那年,外公外婆把我送到佛堂小学读书。学校在小河的对岸,每天都是外婆牵着我的手,跨过小桥送我上学校,下午还没到放学时间,外婆就早早在小桥边等我。看到小桥,我就如同看到了亲爱的外婆……

义乌盛产甘蔗,每到十月,整个田野都是绿油油、高高的甘蔗。

在甘蔗成熟季节里的一天,学校提早放学,我跟着同学去捡收割后剩余的甘蔗根。甘蔗地刚好在外婆家的对岸,细心的外婆发现了,就一直在喊:“广美回来!快回来!甘蔗洗干净挂门口了!(广美是我小时候的名字)”

小河很窄,外婆的呼唤清晰地传到我的耳边,可我还是装作听不到。我捡甘蔗根不是想吃,而是觉得好玩,那时外婆家的柴房里早已堆满了甘蔗。

外婆喊了一阵子,见我没有回应,只好绕了一大圈,跑到对岸的甘蔗地把我拉回家。其实她知道我是故意的,可她一点都不生气,半句责骂都没有。长大后,每当想起这件事,我就会有一种内疚感。

我在外婆温暖的怀抱里,在外公外婆无限的宠爱中慢慢长大,我把他们当成了自己的父母,甚至感觉比父母还亲。

几年后,我父亲转业到了武义,爸妈来到外婆家要接我回家。我知道后,一个人悄悄地跑到小河边躲了起来,可还是被发现,最后还是被父母接回了家,这一年我13岁。

离开外婆家的那一天,外公外婆一直把我送到小桥边,外公叮咛我妈:“一定要对广美好!”外婆则在一旁偷偷地掉眼泪。

我依依不舍地问外公外婆:“我可以不走吗?”妈妈对我说:“武义才是你的家……”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到武义后,我天天思念外公和外婆,思念那条清清的小河……每到寒暑假,我就不顾一切往外婆家跑……

岁月匆匆,不知不觉我在长大,而外婆却在变老,身体也没以前好了。她有严重的高血压病,但她每天仍不停地奔走在家和小河之间。她教会我很多家务,每次到外婆家,我都帮着洗衣,洗被子,洗菜,小河成了我报答外公外婆的好帮手。

有一天,外婆悄悄地把我拉进房间,递给我一个小布包,打开一看,是几张布票——那个年代商品大都凭票供应。我很纳闷地看着外婆,只见外婆轻轻地对我说:“现在你长大了,要穿新衣服。外婆老了,穿旧衣服就可以了。”当时我欣然接受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才慢慢感受到外婆对我的那份爱,既无私又伟大。其实我外婆是一个很爱美的人,那时她才50多岁,怎么就不想穿新衣服了呢?她是尽她所有,用最原始的方式来爱我,她的爱如门前的那条小河,细细长长,绵绵不断……

17岁那年,我响应国家号召上山下乡,到了农村。外婆知道后,很是心疼。那时,我的两个舅舅都已结婚生子,外婆要磨豆腐,还要管孙子,比以前更忙了,可她一有空就给我做棉鞋,她怕我在农村挨冻,做好后就叫外公送到武义来。至今我还清晰地记得外公用箩筐挑着担子缓缓走来的样子……里面有我爱吃的红糖裹甘蔗,还有鸡蛋、义乌馒头和棉鞋等,满满都是外婆外公对我的爱……

可我还没来得及尽孝心,外婆突发脑溢血,没留下一句话就走了,那年她才59岁……噩耗传来,我就是不相信,急匆匆赶到外婆家,才发现自己真的永远失去了外婆。我哭了很久……千呼万唤也听不到外婆的回应,只听到门前小河潺潺的流水声……

外婆不在了,后来外公也走了,我就很少去外婆家,因为那里的一切都会让我伤心难过。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外婆家门前的那条小河也不见了,变成了大马路,成了一条街。可外公外婆,还有那条小河,都留在我的心里,永远,永远……

【责任编辑:叶明珠】



 
版权所有:中共金华市委党史研究室 站务联系:0579-82469819
浙ICP备14025984号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通讯地址:浙江省金华市双龙南街811号 邮编:32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