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组织机构 党史要闻 党史研究 党史宣传 专题集锦 金华要闻 党史文摘 县市之窗
 
当前位置: 首页 >> 党史研究 >> 口述与回忆
永远的旋律

发布日期: 2019-11-29 信息来源: 2019年11月28日今日金东第3版 作者: 何惠芳 字号:[ ]


20191128日今日金东第3

永远的旋律

何惠芳

29年前,人民喜爱的音乐家施光南在北京的家里修改其一生创作之巅峰——大型歌剧《屈原》时突发脑溢血,倒在了钢琴键上,倒在了他呕心沥血的音乐上,永远闭上了明亮、含着笑意的眼睛。

施光南是金东区源东乡东叶村人。

在施光南的故居行走,我仔细聆听导游的解说,像小学生读课本似的详细研读墙上、玻璃柜中罗列的历史资料。参观的脚步从他的故居到钢琴架构的纪念馆再到北山桃园深处他汉的白玉琴键造型的陵墓,试着从他的生平介绍、展片、曲谱手稿和他穿过的风衣胶鞋中去读懂施光南。读他一生的信仰,一生的创作,一生的为人,一生的贡献。渐渐地,一座高尚人格的丰碑在我的面前矗立起来。

贯穿一生的音乐信仰

纵观施光南如彗星般璀璨而短暂的一生,我们完全可以说,施光南是为音乐而生的,他的世界就是一张音乐碟片,流动多姿、跌宕起伏。与他人信仰表达方式不同的是,他极善于借助生动优美的旋律来澎湃内心奔涌的激情,奏响时代的号角以及抒发对祖国、人民命运的关切和深深的热爱。

施光南这般高尚品格的形成与他民主革命者家庭是分不开的。他的父亲是中国共产党第一代投身革命的活动家,爱国民主人士;母亲是黄埔军校中国第一代女兵辅导员。父母一心为党、为民,热心公益的光辉、高尚的人格深深感染并作用于他的一生。

施光南四岁上一年级,很快在“篡改”老师教的儿歌歌词中显露其过人的音乐天赋。五岁就以自编自演的儿歌《春天》在全市儿童歌咏比赛中获奖。

进入中学后,光南心中美妙的音乐种子生根发芽,绽放出朵朵“旋律”之花。一首首署名“阿查力亚、伊凡诺夫、朴春男”等外国名字的“名曲”被编进了由他负责编辑的油印刊物《圆明园歌声》里,很快在校园传唱开来。施光南逐渐成为同学们眼中的“曲痴”。是的,他几乎挤占了所有的课余时间,前后编写了300多首,毕业时在同学们的倡议下,编印成《中外民歌选》。我想,当时少年施光南心里肯定乐开了花。

如果说这时的施光南充满了小小的喜悦和骄傲,那么,当他的歌曲《懒惰的杜尼亚》在接下来的某一天被少儿广播合唱团选中搬上剧场,对年仅十四五岁的少年来说,是多么大的鼓舞啊!

当一曲唱罢,观众席上响起热烈的掌声时,他的眼睛湿润了。他冲出剧场,怀揣着一口气买下的5份节目单,独自在街灯下来回走着,像一个小醉汉,久久不能平静下来。他仰望满天繁星,少年的心胸中升腾起一种信念:我要报考音乐学院,将来一定要成为一个为人民作曲的音乐家。

机会总是垂青那些有准备之人。

 1957年中学毕业被中央音乐学院破格录取到1964年进入天津歌剧院从事专业作曲,施光南完成了从量到质的转变。不再是小鸟学步时的懵懵懂懂、简单模仿,已然成长为展翅的大鹏,在音乐长空中自由地翱翔。

他注重音乐昂扬向上的品格;他强调每一首歌必须带着自己真挚的情感;他追求意境和优美的旋律……如此,一首首饱含深情且富有民族风味及时代特征的旋律从他的心灵流出,似黑夜里的点点火把瞬间将亿万人民的心点亮,且因其雅俗共赏、脍炙人口,很快传唱大江南北,走进千家万户……直到其辉煌的音乐生命戛然停止在1990年——施光南49岁正如日中天的年轮里。

从此,祖国的土地上永远失去了一位人民喜爱的音乐家,音乐的天空因施光南的逝去而黯然神伤。

是的,音乐是施光南的灵和肉。施光南的一生是对音乐不离不弃的一生。

奏响时代的节拍

施光南一直认为作品的时代气息是音乐形象不可忽视的重要方面。他始终追求“听一首歌能反映一个时代”。

因此他的代表作《打起手鼓唱起歌》《祝酒歌》《在希望的田野上》鲜明地代表三个不同时期即文革时期、粉碎“四人帮”时期、改革开放时期,反映了各个时代群众的心声。

抒情歌曲《打起手鼓唱起歌》是施光南的成名作。因唱出了广大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被“四人帮”一伙扣上“轻歌曼舞”“文艺黑线回潮”的帽子被禁播。施光南因此被下放劳动,接受所谓的“思想改造”。

热情奔放的《祝酒歌》创作于粉碎“四人帮”之初,重获新生的施光南压抑了多年的创作激情如开闸的潮水向前奔涌,他急切想用音乐来表达亿万人民的喜悦感情。这时《祝酒歌》来到了他的面前。直觉告诉他,这首歌不能仅谱成一首欢乐的舞曲,而应在庆祝的基调中带有时代印记的深沉感以及向未来进军的昂首情绪。这首歌从头至尾是在他流淌的泪水中创作出来的,尤其谱到“杯中洒满幸福泪”这一句时,他就会不由自主地回想起十年浩劫中他和祖国、人民一起遭受磨难的岁月。

《在希望的田野上》是我最喜唱的一首歌,也是施光南最能体现时代特征和民族风格的雅俗共赏的一首歌。曾经作为共青团中央推广的歌曲之一,并作为1984年“建国35周年大庆”活动的集体舞歌曲,在八十年代的青年中影响很大。这首歌创作在具有历史意义的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祖国面貌发生巨大变化的时候。他意识到歌词虽然写的是觉醒的新农村,实际是歌颂整个神州大地新的腾飞。因此他在给词作家陈晓光的长信中深情写道:八十年代的农村歌曲就要谱出新农村、新农民的节奏和旋律,要有意识地把民歌、戏曲的韵味和进行曲的节奏糅合在一起,方可使音乐既体现出时代精神,又洋溢着清新的泥土气息……

施光南的一生创作了上千首歌曲,两部大型歌剧和小提琴独奏等等,无悔于他挚爱的音乐事业,给喜爱他的亿万人民留下了多首传世经典,赢得了人民的认可,成为与著名作曲家洗星海、聂耳并列的人民音乐家。

他的老师——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教授苏夏给爱徒很高的评价:“光南被冠以‘人民音乐家’的称号,可以说是对他人品、艺品及事业创作成果最高的评价。别林斯基说的好,‘任何伟大诗人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的痛苦和幸福的根子生长向社会和历史的深处,因为它是社会、时代、人类的器官和代表’,光南恰是这样一位时代的歌手”。

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涌现了出国热潮。别人劝说施光南出国,施光南只说了四个字:我不会去。后来有盒磁带被带到中国留学生的联谊会上播放,当气势恢弘的交响乐前奏刚一出现,全场顿时安静下来。这是一首由施光南作曲、佟铁鑫演唱的经典歌曲《多情的土地》:我深深的爱着你,这一片多情的土地……宏大、缠绵、深沉、荡气回肠的旋律,久久萦绕异国的上空,深深感染了在座每位华人,个个脸上禁不住泪水流淌……

紧跟时代步伐,为信仰而奋斗终生既是施光南的,也是我心中金东人永远的人文精神。

【责任编辑:叶明珠】



 
版权所有:中共金华市委党史研究室 站务联系:0579-82469819
浙ICP备14025984号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通讯地址:浙江省金华市双龙南街811号 邮编:32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