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组织机构 党史要闻 党史研究 党史宣传 专题集锦 金华要闻 党史文摘 县市之窗
 
当前位置: 首页 >> 党史研究 >> 口述与回忆
婺剧史上 一场特别的演出

发布日期: 2019-12-10 信息来源: 2019年12月8日金华日报第4版 作者: 王晓明 字号:[ ]


2019128日金华日报第4

   婺剧史上

 一场特别的演出

王晓明

1960318日清晨,浙江婺剧团青年演员郑兰香刚起床就接到通知:有重要演出任务,要求她所在的《牡丹对课》剧组十多个人立刻赶往杭州,一刻不得延误。

作为省级骨干剧团,浙婺经常会接到这样的重大演出任务,大家已经习以为常。下午三、四点钟剧组赶到演出地点杭州饭店小礼堂,一进场,就连一向对环境不太敏感的郑兰香也察觉到神秘:会场内外肃立着许多身穿制服的警卫人员,进入后台的例行检查也比以往严格,个人携带的小包一概打开检查,刀剪,包括钥匙等金属物件全部交出,这在以往是没有过的。

演出时间原定晚上七点,大家早早化好妆在后台等候,到了七点却没有开演,又等了约二个小时,仍然没有开演通知。其间候场铃声响了两次,但响过后便没什么动静。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越等心里越紧张,越等感觉越神秘。

第三次候场铃声终于响起,舞台监督通知开演,第一个上场的是省越剧团折子戏——《挡马》,轮到《牡丹对课》,时钟已指向深夜十一点多。

开场锣鼓敲响,首先上场的是饰演吕洞宾的张荷,他演完下来换场时,脸上多了些异样的激动,刚想凑过来和大家说些什么,却被幕边保卫人员制止住了。

沉浸在剧情里的郑兰香踏着轻盈的步子走上舞台,白牡丹这个角色她已演过多次,平日里也没有少下功夫,因此演出驾轻就熟,似有神助般顺利。直到谢幕她才发现,今晚观众席很奇怪:往常演员谢幕时照例要亮起的剧场灯今晚不亮,剧场里模模糊糊,没见有观众鼓掌欢呼,服务人员也远远站在后面。只是观众席后边似乎多了张桌子,影影绰绰坐着个人,因为灯光原因看不清楚。

直到谢幕完毕下了舞台,郑兰香仍没搞清怎么回事,这时张荷抑制不住激动凑到她耳旁,颤抖着声音轻轻说了一句:“是毛主席呀!”

“谁?毛主席……”没等兰香细想,便有工作人员前来通知:“请剧团领导和主要演员留下来。”

顾不上卸妆,郑兰香与张荷,扮演小童的彭桂民,饰父亲的徐中凡及严宗河五人随工作人员走进一间大厅。郑兰香第一眼便看见厅中央站立着一个身材魁梧的人。虽说从未亲眼见过,却感觉那样熟悉,那样亲切。这不仅因为天天能在画像上报纸上见到他光辉的形象,广播里听到他亲切的教导。更因为这个人常让她思念,有时还会不期而至走进她的梦境。

他就是开国领袖毛泽东呀!

郑兰香怔怔站在原地,不敢相信眼前会是真的,更不敢向前迈出半步。她是谁?一个出身普通的平民女子,一个平凡的婺剧演员,怎么能够这样近距离站在伟人身边,为他演出,受他接见呢?不,这肯定是一个逼真的梦……

阵阵恍惚之间,一位公安人员把郑兰香带到主席面前,介绍说:“这位就是扮演白牡丹的郑兰香同志。”

泪眼模糊中郑兰香看到一只大手伸过来,她忙用颤抖的双手握住,耳边听见一个亲切而又带有浓重湖南腔调的声音:“你今天胜利了,应该祝贺你呀。”

接着主席又把手伸向饰演吕洞宾的张荷,风趣地说:“你今天打败仗喽,老是想占便宜,就越占不到便宜呀。”然后又对扮演小童的彭桂民笑着说:“哈,你这个小调皮。”

对饰演父亲的徐中凡,主席说:“你,有个好女儿呀。”

几番话语平实亲切,就象阵阵春风拂面,让郑兰香和剧组人员心情顿时平静不少,感到自已面对的,分明是一位熟悉多年的亲切长者。

这时一支熟悉乐曲响起来,主席俯身对郑兰香说:“小牡丹,我请你跳一支舞好不好?”说完就拉着郑兰香走进舞池,贴在主席身边,郑兰香更感觉伟人的高大魁梧,她仰起脸,脑袋才刚到主席胸前。不过老人家舞步稳健舒缓,让郑兰香感觉十分默契,很自然便适应了舞步节奏。她沉浸在巨大的幸福感里,又听见了主席一连串的发问:“小牡丹,你几岁啦?什么时侯进剧团的?这个剧团在哪儿?”

郑兰香抑制住情感,一一回答主席提出的问题。主席又问:“你的老师是谁呀”?

“是浙江婺剧团一名主要花旦,叫徐汝英。”

“你是哪里人呀?”

“温州,温州过来的,已经5年了。”

舞曲声停了,主席拉着兰香来到舞池边藤椅上坐下。只听主席兴致勃勃地说:“你们温州话很难懂,一二三四的‘四’,死人的‘死,河水的‘水’”,万岁的‘岁’,这四个字在温州话里统统念成一个音,分不清楚。”说到这儿,主席大声地模仿着念起来。

宏亮的声音在大厅回荡,激起一阵阵忍俊不禁的欢笑,郑兰香心情也在这片笑声里渐渐平复,心想:“想不到主席这么伟大,每天有多少国家大事要操心,竟然还对温州话这么精通。”

这时舞曲又响起,主席这回请彭桂民和他一起上场,郑兰香在一旁默默观察:只见主席一身银灰色中山装,一双咖啡色皮鞋,衣服是很普通的料子,能看出袖口、领边还有些磨损得起毛……

和彭桂民跳完后回到池边,主席微笑着向几个刚围过来的浙江歌舞团女演员问道:“怎么样?允许我抽支烟好吗?”

愉快的哄笑声里,主席一边抽烟一边又兴致勃勃谈起刚刚看过的戏:“我看过全国不少的《吕洞宾三戏白牡丹》,其实七戏八戏都不止了,大都情调低下。你们这个戏改得好,有新意:神仙斗不过凡人,老的斗不过小的,让老想占便宜的,得不到便宜……”

接着他又说:“你们知道吗?历史上确实有吕洞宾这个人,家住山西,是个屡试不弟的秀才。为人刁钻,仗着自已有点才学,瞧不起人,常常以小聪明捉弄老百姓,从中取乐……”

说到这儿有人提醒说:“时间不早了,让主席早点休息吧,你们去吃点东西,也可以休息了。”大伙恋恋不舍地向主席告别,时间虽是深夜,却感觉心中一轮鲜红的太阳正在升起。

事后才知道,毛主席很喜欢《牡丹对课》,第二天接见省委领导时还特意介绍,说:“我向你们推荐一个好戏《牡丹对课》,这个戏好,说明了人定胜天的道理。”

有了主席的肯定,一时间《牡丹对课》盛况空前,经常受邀去杭州、上海等地演出,受到高度评价和热烈欢迎,成为浙江婺剧团经典保留剧目之一。

剧组快回金华时宣布纪律:有关这次演出的事一星期内无论对谁都不准透露。于是那一个星期里郑兰香等人显得非常神秘,人们打听去杭演出的事,她们都含糊以对。好不容易盼到第八天太阳升起,一大早郑兰香便和严宗河等人一起,专门向团领导班子作汇报。一向不善言辞的郑兰香那天滔滔不绝讲了一大篇,最后激动地说:“人家去见毛主席,必须是全国劳模,或者战斗英雄,而我只是个参加工作没多久的青年演员,没为党做多少工作。主席却给我这么高评价,真是太幸福了。”

【责任编辑:叶明珠】



 
版权所有:中共金华市委党史研究室 站务联系:0579-82469819
浙ICP备14025984号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通讯地址:浙江省金华市双龙南街811号 邮编:32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