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组织机构 党史要闻 党史研究 党史宣传 专题集锦 金华要闻 党史文摘 县市之窗
 
当前位置: 首页 >> 党史研究 >> 口述与回忆
粮票的记忆

发布日期: 2019-12-16 信息来源: 2019年12月16日金华日报第9版 作者: 颜世亮 字号:[ ]


20191216日金华日报第9

粮票的记忆

颜世亮

整理书橱,发现了几张粮票,不由感慨起来。

我于1981年退伍,分到金华卫校管理户籍,因为户口和粮食关系捆在一起,学校1000多人的粮票也归我管。

粮票针对有城镇户口的人发放,目的是保证“一人一份口粮”。小孩出生就有,分几个年龄段递增,记得3周岁前是每月6斤左右,3~6周岁就有10余斤,过了10周岁差不多有20斤了,成人的定量是每月24.5斤。

上面说的是一般居民的定量,小孩上中学就另有补贴,由学校发放。有工作的则“干什么工种吃什么定量”,原则是体力消耗大的定量就高些。我们学校教职员基本属于脑力劳动,每月定量为27.5市斤。后勤职工算一般体力劳动,比教师略多几斤,最高的是锅炉工。

中专学生定量是每月30斤,男女平等。卫校女生多,所以经常出现护士班女生把饭票捐给医士班男生的感人事迹。

中国的粮票种类非常多。全国2000多个市县,都有各自的定额粮票,仅限本地使用,并有时间限制,过期作废。

金华居民的定额粮票分三种面额:10斤、5斤和1斤。1斤的也叫“熟食票”,可买糕点和各类小吃,备受青睐。10斤、5斤的只能用于粮店买米或食堂买饭票。

初中时,学生定量是28斤,因为粮户关系在家里,只领有居民标准的24.5斤,不足部分由学校统一补发,每个季度补10.5斤。由于缺少半斤票面的,通常两人发21斤,自己去分。我的同桌虽然衣服缀着补丁,但我知道他家庭条件好,是个“小富翁”,因为他口袋里常有零花钱。发粮票时,他先抢过那张1斤的,说那20斤给我。我不愿意,觉得10斤面额的是大人们用的,在我们手里就是废纸。但每次都拗不过他,只好无奈地把“废纸”拿回家“交公”。

那时购买与粮食有关的食品都要粮票。1只酥饼、1根油条都是半两粮票,1块烧饼要1两粮票。早餐通常的标配:1碗咸豆浆、1根油条、1块烧饼,计9分钱1两半粮票。中餐若在饭店吃面,要2两半粮票。面是按质论价,最便宜的是光面,每碗9分;放几片菜叶子的叫菜面,收1角;最贵的是榨菜肉丝面,要2角。

跟定额粮票对应的是流通粮票,有全国流通和全省流通两种。面额大到5斤,小至半两,不会过期。流通粮票通常不按人头发,而是根据需要兑换,比如出差之类。定额粮票通常不重复流通,粮店收进去就盖上作废章上缴,所以又薄又窄,只有小拇指宽。而流通粮票就大气讲究多了,尤其全国流通粮票。

凭粮票可买到国家平价粮食,没粮票的只能去自由市场买高价粮(俗称黑市)。这样,粮票事实上成了一种有价证券,其价值等于国家牌价粮与黑市粮之价差。

国家牌价的粮食并非全国统一价格,我们金华标准米是137/斤、糙米是134/斤。金华的粮价在全国应该算低的,而且买米一般无需搭配杂粮。不少地方使用定额粮票都要粗粮细粮搭配,通常是搭薯类。

有了地域差异,就造成流通粮票和定额粮票的差价。有人发现了其中的赚钱机会,于是就有了一种新的职业——买卖(兑换)粮票。这些人通常活动于农贸市场周边,在人群中走来走去,目不斜视,嘴里嘟噜着“粮票,粮票”,像是自言自语。有需要的人心领神会,找个僻静处完成交易。这在当时是非法的,数量大的还可能入刑,罪名叫投机倒把。

最常遇见倒腾粮票的,是那些挎着篮子卖鸡蛋的妇女。她们先在乡下挨家挨户收蛋,然后到城里挨家挨户卖,赚点差价。不知何时开始,她们兼起收购粮票的副业。

小时候,我们宿舍院里隔三岔五会有卖蛋妇女进来。院子里的婆婆奶奶们仔细地分辨鸡蛋是否新鲜,那女人就会扯着脖子嚷道:“放心好啦!很新鲜的,蛋都是我自己生的!”接着不顾旁人哄笑,她压低嗓子问:“粮票有吗?10斤换XX个,全国粮票再加X个。”后来煤票、油票等票证都可以换鸡蛋了,反倒用钱不肯卖了。

1976年初我去上海玩,在一风景点留影,摄影师傅见我是讲普通话的“乡下人”,就异常热情,仔细帮我理衣服,又不厌其烦地选角度,弄得我很不好意思。拍完照我刚想道谢,他笑吟吟地问:“侬有全国粮票伐,阿拉调换一下好弗啦?”结果我口袋里那张5斤全国粮票就被换走了。

那时农村人没有粮票,进城吃饭或买糕点,要用大米替代粮票,住院买饭票也是用米,一般按最低价的糙米计价。我曾几次看到农民和营业员吵架。农民说自己的米是标准米,为什么按糙米价收?营业员则说,收来的米都混在一起,只能按糙米价收,否则会贴钱的。其实两种米价每斤只差3厘。

老百姓对粮食是渴望的,敬畏的。记得小时候,每次吃饭前,母亲都会先盛出一小碗饭,待下顿烧饭再拌到米里,说饭会变多的,她把这小碗饭叫做“饭娘”。开始我也相信。高中时学了物质不灭定理,我解释给母亲听。没用,我娘依旧相信“饭娘”,说这是祖辈留下的方法。就这样,我吃着剩饭长大了。

高中毕业后,我进厂做学徒,第一年工资14/月,不过有粮价补贴,虽然只是25角,但能把我的收入提高一大截。车间是三班倒,我愿意上夜班,因为每个夜班补贴2角加2两半粮票,一周可拿到12角钱和1斤半粮票。夜餐省着吃,一周下来,可以买1斤饼干了。

改革开放后,经济形势好转。1980年,国家的粮油统购统销政策松动,允许议购议销作为补充,于是出现了议价粮,就是在粮食定量平价销售之外,允许不用粮票、以高于平价的价格购买粮食。1985年,国家取消农产品统购派购制度,极大地激发了农民生产积极性,农副产品供应丰富起来。人们饮食结构发生了变化:副食增多,主食减少;油水多了,饭量小了。粮票不那么珍贵了,1993年,粮票终于被取消。

有钱莫忘无钱难,饱时要记饿时饥。现在条件好了,不用再为填饱肚子犯愁,但还是不能浪费粮食。小时候,饭桌上掉了几粒米饭,都会捡起来吃下去。金华人都知道,糟蹋粮食,“天雷会拷倒来格(金华方言,打雷会劈死的)!

【责任编辑:叶明珠】



 
版权所有:中共金华市委党史研究室 站务联系:0579-82469819
浙ICP备14025984号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通讯地址:浙江省金华市双龙南街811号 邮编:32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