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组织机构 党史要闻 党史研究 党史宣传 专题集锦 金华要闻 党史文摘 县市之窗
 
当前位置: 首页 >> 党史研究 >> 口述与回忆
胡步蟾:为师为范为育人

发布日期: 2020-02-24 信息来源: 2020年2月22日金华晚报第4版 作者: 胡丰 字号:[ ]


2020222日金华晚报第4

胡步蟾 为师为范为育人

/胡丰

胡步蟾

18961961)字碧薌

教育家、生物学家、翻译家,原省立金华中学(金华一中前身)校长。

18961228日,胡步蟾出生在金华江东雅湖村一书香世家。

“五四”运动,风雷激荡。胡步蟾积极投入追求民主和科学的斗争,被推为武昌高等师范学校赴京请愿的9名代表之一,与北京学生一起,在天安门前集会、游行。5月下旬他回金华,发动金华人民支援北京学生的运动。他是金华“五四”运动的播火者,最早发起声援北京“五四”学生爱国运动的主要组织者、领导人(中共党史出版社的《从五四运动到金华解放》中有详细记载)。

 

坎坷之路,风雨人生

1922年,胡步蟾大学毕业,到江苏省立第三师范学校(无锡)任教。19272月受聘回金华中学任教。从此,在金华中学任职长达31年。先后担任训育主任、教务主任、校长。

1921年、1927年、1930年,胡步蟾先后三次随中国科学教育考察团赴日本考察。先进的科学技术和发达的社会经济,大大拓宽了他的眼界。回国后,他立志提倡“科学救国”“教育救国”,继续从事教学工作,并潜心著译。

19425月,金华沦陷,学校被迫停办,胡步蟾携家眷逃难回故里雅湖,经济拮据,生活困难。此时,金华城里敌伪办起一所“复兴中学”。胡步蟾在青年中威望很高且精通日语,敌伪想利用他,派人到乡下“请”他出任校长,软硬兼施。胡步蟾严词拒绝,以“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民族气节,发誓“家乡不重光,坚决不回城”。敌伪恼羞成怒,派军队到他老家抓人,他躲入柴堆中才幸免遭难。

不久,胡步蟾翻过南山,绕过敌人封锁线到达缙云金竹、唐慈,筹划恢复金华中学。学校以祠堂为教室,胡步蟾与学生一起住破庙,点油灯,穿草鞋,挖野菜,生活十分清苦。在“为抗战育人”的精神鼓舞下,他勤奋工作,并以“抗战必胜”教育和激励学生为抗战和建设光明富强的中国而努力学习。在那艰苦年代,金华中学为国家培养了许多优秀人才。

抗战胜利后,胡步蟾出任校长。学校百废待举,为重振“金中”雄风,他发动校友捐赠,扩大和建立了图书馆、艺术馆、科学馆、体育卫生馆,开辟了南斋运动场,从全国各地聘请名师来校任教,设立奖学金。老师勤教,学生勤学,“金中”优良学风得到进一步发扬光大,始终在全省、全国中学中名列前茅。

胡步蟾一直尊重学生的政治信仰,对进步学生和我党地下组织采取保护措施,不少学生在学校参加地下党,走上革命道路。

1949年金华解放,胡步蟾被浙江省第八(金华)专员公署任命为校务委员。1956年参与筹建民盟金华市委,任文教主任委员。

1957年夏天,胡步蟾被错划为右派,蒙受冤屈。1961117日去世,终年65岁。

1980年终于得到平反昭雪,恢复了政治名誉。

学高为师,身正为范

胡步蟾对教学认真,诲人不倦。他用高超的教学艺术,调动学生的学习积极性,鼓励学生开动脑筋大胆提问。学生认为听他的课是一种享受,他坚持科学真理,坚持摩尔根学说,他说:“尽管苏联批判摩尔根学说,我认为染色体证据客观存在,是抹杀不了的。”他对遗传学的研究,涉及生命与环境、遗传和变异,并指出“染色体的研究是今后遗传学研究的方向”。这在当时苏联专家绝对权威的情况下,是十分难能可贵的。在30多年教育生涯中,外地几所大学曾多次聘请他去任教,但他一直不肯离开金华,不肯离开“金中”,足见其热爱家乡、热爱“金中”之诚。

胡步蟾是我国近现代最早的优秀生物学家之一,还是我国最早传播西方生命科学的生物学家之一。

2012年,武汉大学副校长舒红兵院士在《奋进九十载盛世谱华章——在武汉大学生命科学学院90周年院庆庆典大会的讲话》中指出:武汉大学“开展了我国生物学的早期教育,培养了以张致一、辛树帜、胡步蟾、嵇联晋、何定杰、孙祥钟、杨希枚等为代表的一批优秀的生物学家……进行了开拓性的工作,取得了卓越的成就。这些老一辈的生物学家为武汉大学生物学科的发展培育了优良的学风,奠定了坚实的学术基础,留下了丰富的精神财富。”

中华学艺社和科学社是我国最早的两大科学团体。胡步蟾是学艺社早期社员。学艺社创办《学艺》杂志,当时国内著名专家竺可桢、郭沫若、苏步青、华罗庚在此杂志上发表文章,胡步蟾也是其中之一,他于1921年至1923年在《学艺》上发表7篇论文,介绍生命科学。

2015年《中华读书报》上发表了蒋林撰写的《胡步蟾:一位被遗忘的学者型翻译家》一文指出:“作为中国近现代‘科学救国’理念的倡导者和生命科学翻译的先行者,胡步蟾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学者型翻译家。”“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能像胡步蟾那样紧密结合自己研究兴趣和教学工作,系统地译介自然科学实属罕见。胡步蟾作为翻译家的历史贡献不容忽视。理应在中国近现代翻译史上占有一席之地。”

胡步蟾在学术上创造了难能可贵的四个第一:

是我国最早大学《生物学》教材的第二译著者;

是我国最早有关优生和人类遗传学专著《优生学与人类遗传学》的作者(1936年初版,1947年再版,1968年台湾重版);

是我国最早血液型专著《血液型》的作者(1936),并载入《中国输血史》,书中详细介绍了胡步蟾的生平和学术地位;

是全国第一本教育部审定高中师范《生物学》统一课本的作者,19351946年间共14版,该书是解放前在全国范围使用时间最长的生物学课本,先后长达15年。

胡步蟾一生著作甚丰,先后在商务印书馆等出版了近20部科学著作。其中,有大学的《生物学》《体温生理学》《生命论》《动物生殖生理学》,有专著《优生学与人类遗传学》、高中师范教科书《生物学》等,可惜现在留存极少。近年,在民国科学史的研究中,胡步蟾得到学术界的重视和关注。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

胡步蟾桃李满天下,他热爱学生,学生也怀念他。在他去世28年后的1989年,上海市金华中学校友会在母校支持下编辑出版了《胡步蟾先生纪念文集》,20033月又重新再版。经济学家千家驹为该书题写了书名。华东师范大学金祖孟教授任主编。国内外百余名白发苍苍的老科学家、老教授、老学者纷纷撰写纪念文章,其中有当代杰出的美籍华裔数学大师、台北数学研究所所长、美国加州大学资深荣休教授樊土畿(jī), 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院士千家驹、毛汉礼、朱岗崑、陈士橹、金国章,西北工业大学原校长季文美等。

“于境知足,于学知不足”“人好刚吾以柔胜之,人用术吾以诚感之,人使气吾以理屈之,觉天下无难处之人矣”等,都是胡步蟾给学生的题词。他的题词是对学生的教导和希望,也是他一生为人处世和治学的写照。

原中共金华市委党校校长朱广在“金中”读书时就已参加了地下党。1948年,胡步蟾给他的毕业赠言是“谨于言而慎于行,恃其志毋曝其气”,短短14个字,充满了老师对革命青年的爱护。朱广说:“胡校长始终同广大学生站在一起,支持我们,保护我们。他是紧跟时代潮流的,他的心始终同广大革命青年的心连在一起。胡老师是学者、长者、革命者,我们永远怀念他!”

胡步蟾是一位坚定的爱国者,众望所归的好老师,学者型的好校长。他艰苦奋斗、追求科学真理,为教育事业奉献一生。为了纪念胡步蟾先生,金华一中在校园内竖立了他的全身铜像。2018年,金华市政府发布公告将酒坊巷121号以“胡步蟾故居”列为市重点保护历史建筑。

【责任编辑:叶明珠】



 
版权所有:中共金华市委党史研究室 站务联系:0579-82469819
浙ICP备14025984号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通讯地址:浙江省金华市双龙南街811号 邮编:32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