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组织机构 党史要闻 党史研究 党史宣传 专题集锦 金华要闻 党史文摘 县市之窗
 
当前位置: 首页 >> 党史研究 >> 口述与回忆
金华九旬老兵杜天乙的时光记忆

发布日期: 2020-05-13 信息来源: 《 金华日报 》( 2020年5月12日A12版) 作者: 季俊磊 字号:[ ]


 

金华日报 》( 2020年512A12版)

 

九旬老兵的时光记忆

讲述:杜天乙(金华市肉联厂退休职工)

整理:记者 季俊磊

 

今年90岁高龄的杜天乙曾是第二野战军十一军医疗队的成员。他入伍那年,正值金华解放。岁月在他的脸上留下痕迹,言语间却依然闪现着少年时的豪情壮志。“虽然我没有参与到最惨烈的战争一线,但也看遍生生死死,深知和平可贵。”杜天乙告诉记者,很多往事随着时间淡去,但留在脑海中的记忆碎片依然是最珍贵的。

在中共金华市委老干部局编写的纪念册里,有关于杜天乙的相关记载,同时还配发了几张其不同时期的照片:少年英气、中年干练、老年慈祥。如今,拿着放大镜读书看报是他每日必做的“功课”。他说,希望从中获得更多金华发展的信息。


我读初中时,班上便有些同学远赴延安参加革命。直到高二那年,我实现了参军梦,披上军装的那一刻,我激动极了。

我是19495月中旬参军的,那年我19岁。当时,金华解放一星期左右,城区到处张灯结彩,人们的脸上洋溢着胜利的喜悦。街上,学校师生散发传单,高举横幅,敲锣打鼓,欢庆金华解放……很遗憾,我未能参与到解放家乡的战役中,也未能多看几眼金华城解放后的风采。

当时,我们班一共有70多人报名去了十一军军政大学(后并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军政大学),想要为全中国的解放事业尽一份力。报名后,我们到岭下朱附近的祠堂里参加集训,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十一军的一员。

不知道能不能有机会上前线?这是一起参军的同学常常讨论的话题。在岭下朱集训一个月后,部队转道去了安徽宣城,在那里继续培训了两个多月。后来,我服从部队安排去了医疗队。

高中还没毕业的我,对医疗领域一窍不通,只能一边行军一边学习。那时候,我们作为医疗队学员跟在队伍的最后面,每到一处休息点,附近的大树便是临时课堂,由医疗队经验丰富的军医为我们上课。

记得解放大军到达重庆万州时,为了不打扰百姓,我们夜宿城外寺庙。在那里,我们上了第一堂生理解剖课。那时候的我只有一个信念:把技术学好,救更多的人。战争是残酷的,医疗队虽然不用冲锋陷阵,但在行军途中依然可看到血染的土地以及被炮火烧得面目全非的焦尸。对于那些已逝的人我无能为力,对那些急需救治的伤患,我希望可以拼尽全力。

很快,我们迎来了新中国的诞生。第二年,海军卫生学校在青岛成立,我所在的医疗队受派入校学习。毕业后,我正式成为一名军医。之后辗转烟台、青岛等地,一直从事最平凡的医疗工作。1959年,我响应党的号召,自愿加入到北大荒的建设中。

那时候,百万军民齐赴北大荒,由于自然环境恶劣常会引发一些疾病,医生成为当地最紧缺的人才。记得有一年,当地出现一种疾病,得病的人常会伴随发热、出血、充血、低血压休克等症状,不少人去世。大伙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治,我之前也没有遇到过。后来,哈尔滨医科大学的教授前来一起研究,发现是流行性出血热。

在北大荒,我待了26年。1985年,我从报纸上看到金华欢迎金华籍教师、工程师、医师等人才回乡参与家乡建设,便向上级递交了回乡申请,获准后回到金华,在金华市肉联厂担任厂医,直到退休。回想走过的路,虽然平淡,但觉得充实而有意义。

本网责任编辑:杨群霞



 
版权所有:中共金华市委党史研究室 站务联系:0579-82469819
浙ICP备14025984号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通讯地址:浙江省金华市双龙南街811号 邮编:32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