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组织机构 党史要闻 党史研究 党史宣传 专题集锦 金华要闻 党史文摘 县市之窗
 
当前位置: 首页 >> 党史研究 >> 学习交流
回顾从党组织创建到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永康党史

发布日期: 2020-01-13 信息来源: 中共永康市委党史研究室 作者: 卢俊英 字号:[ ]


 热血写就的共产党人初心和使命

——回顾从党组织创建到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永康党史

中共永康市委党史研究室  卢俊英

革命的成功,总是以牺牲为代价。

蒋介石用屠刀在中国造成的白色恐怖,可谓全世界最血腥的白色恐怖。白色政权对共产党的屠杀从来没有手软,仅第一次国共合作破裂后的19274月到1928年上半年,牺牲的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工农群众和其他革命人士就达33万多人,至1932年以前,达100万人以上。在《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提到中共经受两次“严重失败的痛苦考验”,一次是1927年,另一次是1934年,都处于土地革命战争时期。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不仅是中共历史上牺牲最严重的时期,也是永康革命最艰难的时期。永康党组织始建于19275月,正是第一次国共合作破裂后的白色恐怖时期,浓重的腥风血雨笼罩着永康和全国各地。

为有牺牲多壮志

1927年的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引发了全国范围一连串的大屠杀。在事变后的三天中,上海的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被杀者300多人,被捕者500多人,失踪者5000多人。415广州的国民党反动派也发动反革命政变,捕去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2000多人。江苏、浙江、安徽、福建、广西各省也以“清党”名义,对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进行大屠杀。年轻的中国共产党缺乏应敌经验,加上右倾主义占据着领导地位,在强大敌人的突然袭击下,革命遭到惨重失败,已经发展到6万多名党员的中国共产党,只剩下了1万多的党员。

相比于全国“乌云压城城欲摧”的严峻形势,金华永康一带已经算是比较好的了。在金华各县中,有50多名中共党员和国民党左派人士遭通缉、6人被捕、2人牺牲,金华、兰溪党组织遭到破坏。永康国民党也大张旗鼓实行“清党”,打击迫害共产党人。此前参与组建国民党永康县临时党部并在其中任职的共产党员们,先后被解除职务。为保存革命力量,永康共产党人把活动重心由县城转移到农村,于是才有了永康第一个党组织——中共芝英培英小学支部的诞生。

培英小学支部起着中心党组织的作用,负责领导全县革命工作。此时,因各地“清党”加剧,在杭州、金华等地和北伐军中的永康籍共产党员王张威、程绍汤、施奎联、章会辰、胡双桂、方奇、王佳孙、陈珠玑等也相继回到家乡。6月,永康党员达到50多人,先后建立起胡库崇本小学、练结、吕南宅、花街、阔塘后5个支部。

国民党对共产党人的迫害和排挤,意外促成了中共永康党组织的创建和发展。

具有讽刺性的事实是,国民党永康县临时党部借着第一次国共合作,在共产党人的鼎力帮助下,于19272月建立起来,可是,挤走了其中的共产党员后,全县的国民党党员人数实在太少了,以致长期不能进一步发展成为正式的县党部。据资料显示,到了19297月,全县的国民党员还只有30多人。直到193811月,正式的国民党永康县党部才告成立。

而中共永康党组织建立起第一个支部后,7月,支部扩建为临时县委;10月,临时县委又升格为正式县委;到年底,全县共产党员发展到700多名。

敢叫日月换新天

永康党组织经受住了1927年大革命低潮的严峻考验,接着大刀阔斧地放手发动农民运动,组织农民协会,在短短的几个月内,永康各地农民协会如雨后春笋般地涌现。19279月,全县农协组织达270多个,农协委员15000多人,占当时全省农协委员41800人的36%

其规模之大,为全省之冠。

农民运动的兴起,触痛了地主豪绅的神经。国民党反动派三令五申要解散农协,废除“二五”减租,逮捕了发表宣言痛斥国民党当局反动行径的共产党员吕宝丹和黄大馨。县委发动群众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在半路拦截国民党警察夺回黄大馨,又马上组织了两次声势浩大的农民进城请愿,迫使敌人妥协释放了吕宝丹。

19283月,不甘心就此失败的土豪劣绅,联名向国民党中央政府告发,说永康“共党煽乱,祸机四伏,请求派员密查拿办。”5月,大批的省防军开到永康,经与县政府密谋策划后,于7日在县城、芝英等地,同时大举抓捕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这次前所未有的大逮捕,使29人被捕,连在上海、杭州、金华等地的永康籍共产党员也多人相继被捕,革命受挫。

中共浙西特委闻讯,当月即派特委委员邵普慈兼任永康县委书记,负责恢复和健全永康党的领导机构和基层组织。其速度之快,并不亚于国民党反动派挥舞的“大棒”。

雄关漫道真如铁

毛泽东说过,“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党在付出了大量鲜血的代价后,终于认识到武装反抗才是正确的道路。八七会议吹响了武装战斗的号角。根据党中央的精神,县委由发动农民运动积极转入武装革命斗争。

永康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以手工业工人和农民为主体的红军武装队伍,无论从兵员数量之多、活动范围之广,从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动摇其反动统治基础的作用,从反苛捐杂税、反征粮重租等各个方面,都显示出强大的威力,在浙江人民革命斗争史上占有一定的地位。

当然,牺牲也是巨大的。

192810月,中共永康县委以游仙区为中心,发动和组织400多农民革命军举行永(康)武(义)暴动。农民暴动旋即遭到国民党省防军的大力镇压。地主豪绅收罗了一份114名的参与暴动人员名单,多次向国民党永康县政府、武义县政府以及南京中央政府告发。永康全县城乡处于白色恐怖之中,有中共党员和农民革命军30多人被捕、3名党员被杀害,党的活动再度中断。

11月,浙西特委派姚鹤亭到永康,联系隐蔽活动的党员,重建永康县委,并调整和充实党的领导机构,使党组织获得较快的恢复和发展。但,就是这个姚鹤亭,给永康的革命带来了极大的灾难。

在永武暴动之前,是他,受浙西特委指派到永康鼓动暴动;永武暴动之后,是他,再次受浙西特委指派,到永康恢复党组织;第二年,也是他,上半年到永康做调查,下半年到永康指导成立中心县委。姚到过永康很多地方,接触过不少党员和红军干部,对永康的党和红军组织情况十分了解。19307月,姚在桐庐被捕,贪生怕死,叛变革命,出卖了桐庐、建德、兰溪的党组织。9月,姚会同国民党省保安队到永康,写了《剿灭永康共党计划》,供出了永康党组织的情况和活动特点,以及他所认识的永康党员和红军238人,还为敌人出谋划策,画出抓捕路线示意图,致使26人被捕,6人被惨杀。

19301月,中央巡视员卓兰芳到永康视察工作。卓是一位忠诚革命的老党员,在当时“左”的思想大环境下,卓亲自领导了以武平区为中心的年关斗争。这一斗争很快遭到了敌人的镇压,有党员和积极分子36人被捕,区委书记应金献等7人被枪杀。

刺破青天锷未残

年关斗争失败后不久,永康中心县委书记应焕贤在上海中央举办的政治组织训练班受训后回到永康。他在白色恐怖的险恶环境下,办了两期干部短期训练班,恢复了因年关斗争失败而受破坏的党组织,组建了以王振康、程仁谟为队长的两个永康游击中队。在此基础上,5月,成立以徐英湖为主席的首个永康苏维埃政权。7月,两个游击中队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三军第三团。各方面工作很快都有了起色。

与革命的烈火一直没有熄灭过相对应的是,敌人的镇压也一直没有手软过。就在七八月间,永康中心县委书记李立卓、永康苏维埃主席徐英湖、县委执委章思赞等相继壮烈牺牲。

95,红三团发动攻打缙云壶镇战斗,这是永康新民主主义革命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战斗,红三团投入参战人员约1600余人。

壶镇是缙云的一处中心城镇,地处永(康)缙(云)磐(安)仙(居)四县交界地带,驻有国民党保卫团,且该镇经济较为发达,镇上的地主豪绅富户众多、势力较强,家里有藏枪,一经发动便可组成一支后备力量。由于消息走漏,壶镇方面早做好充足的防御准备。

红军战士们发扬了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将这场实力悬殊的战斗从凌晨一直持续到了午后。政委楼其团亲自指挥的壶镇大桥这一路,战斗尤其激烈。守敌在壶镇大桥东头高垒沙袋,架起土炮和机枪阻击。红军战士用浸湿的棉絮顶在头上组织冲锋,均被对方强大火力所阻。再有,桥面上事先被放置了许许多多的毛竹筒,战士们要冲过去,就必须既防着敌人的子弹,又得注意脚下,真是步步艰难。双方酣战之际,舟山保卫团突然从背后扑来,红军腹背受敌,伤亡惨重,只好撤出战斗。

天若有情天亦老

壶镇一仗,红三团牺牲30多人,一些重要的红军骨干在战斗中英勇献身。许多红军战士被俘后,被敌人割下头颅,挖掉心肝,暴尸荒野。紧接着,国民党对红三团实行疯狂的军事围剿。国民党浙江省政府派省保安第三团、第七团开往永康、缙云,同时命令各县的保安队和乡村保卫团密切配合,配备了迫击炮和轻重机枪,对红三团开展清剿。保安团在永康、缙云、仙居的边境集镇设立清剿指挥分部,在交通要道设立据点和关卡;每天下午7点至上午6点的时间实行戒严,凡在这段时间里,村庄以外的行人,一概当作土匪论处;戒严范围内的山区,小村并入大村,山区实行封山,山棚不准有炊烟;各乡镇设立“自新站”,催促红军人员自首。

壶镇的贤母桥,既是壶镇的交通要道,也是壶镇战斗的重要战场,在那些日子里,桥头的杆子上经常悬挂着所谓的红“匪”头颅。根据老人们回忆,那时国民党反动派三天两头下乡“剿匪”,找几个疑似红军的老百姓割下头颅,再抓几个无辜的村民挑着这些血淋淋的头颅以及搜刮来的财物回城,这一天的战果就是“歼匪若干、俘敌若干”。还有,故事里敌人将红军剖腹挖心烧着吃也是真的——战争,会把人变成野兽。

193010月至19311月间,永康、缙云一带有120多名红军和群众被枪杀,180余名红军和30余名家属被投入监狱,400余间房屋被烧毁……在威逼利诱下,一些意志不坚定的人叛变投降了。红三团团长程仁谟叛变后,带领省保安团到处搜捕红军战士。

在差不多的时间里,比红三团成立稍早的永康工农军也遭到了血腥镇压,战士被杀害100多人,副司令金正圭自首叛变,司令吕思堂102在兰溪英勇就义。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在这重大挫折之后,永康党组织又经历了几次重建和破坏:19318月成立永康县工委,19321月受敌破坏停止活动;7月,建立永康县委;10月,重建永康中心县委,并重新开展武装活动;12月,中心县委遭破坏,活动停止;19333月,重建永康县工委;193510月,由于县工委书记徐阿宝、永康县工委副书记陈宝朝相继被捕牺牲,县工委停止活动。这一时期党的组织活动就基本停止了。

人间正道是沧桑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是中共革命最为艰苦的时期,敌人的势力正为强盛而中共却处于摸着石头过河的阶段,所有的经验和教训都必须以血的代价来取得。由于党内“左”倾冒险主义的领导,造成了中共1934年的严重失败,革命力量遭受极大损失,红军从30万人锐减到3万人左右,中共党员从30万人减到4万人左右。

这一时期永康的党和武装组织,也由于敌人的镇压、叛徒的出卖,遭受重大损失,牺牲人员之多、级别之高,为各个革命时期之最。县委书记胡斗南、李立卓、徐阿宝、徐岩福,县苏维埃主席徐英湖,区委书记陈玉成、章思赞、应金献,永康农民革命军总指挥胡思友、永康工农军司令吕思堂、红三团政委楼其团、营长王振康、大队长杨家尚、浙西工农红军第一大队长陈龙虎等,都为永康的解放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共和国的旗帜,是烈士的鲜血染红的。据不完全统计,到新中国即将建立时,中国拥有党员300万,牺牲的党员却多达370万,这还不算工农群众等革命人士。永康1949年底在册党员为206人,为革命牺牲的却有400多人。

【责任编辑:姜燕飞】



 
版权所有:中共金华市委党史研究室 站务联系:0579-82469819
浙ICP备14025984号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通讯地址:浙江省金华市双龙南街811号 邮编:32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