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组织机构 党史要闻 党史研究 党史宣传 专题集锦 金华要闻 党史文摘 县市之窗
 
当前位置: 首页 >> 党史研究 >> 资政专栏
前仆后继向光明——记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中共金华地方领导机构

发布日期: 2019-10-11 信息来源: 2019年10月9日金华日报第9版 作者: 滕荣康 字号:[ ]


2019109日金华日报第9版

前仆后继向光明

——记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中共金华地方领导机构

滕荣康

研究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中共金华组织发展历史,有一个现象让我们内心震撼:从1925年成立中共金华支部算起,到1949年金华解放,前后24年间,中共金华地方领导机构先后变换了16次之多(解放前夕有两个机构并存)。由于中间某些时间段还存在领导机构缺位的情况,平均每个领导机构存在的时间只有一年零三个月,最短的一个只存在了两个月。

在严酷的白色恐怖环境下,几乎每一次领导机构的变换都伴随着血雨腥风,甚至,伴随着机构领导人的慷慨就义。值此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让我们一起走进那段风雨如磐的历史,看看新中国成立前的中共金华地方领导机构究竟经历了怎样的发展和变迁历程,看看中共金华地方领导机构的共产党人是如何前仆后继、不屈不挠,在悲壮中奋起的那些可歌可泣的历史。

在翻阅这段历史之前,有一点应予了解,即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中共金华地方领导机构,其领导的区域范围与现在不尽相同。其中既有跨现金华市域的,也有仅限于现金华市域内几个县的,由于大革命时期全区的领导机构尚未建立,故将中共金华支部和中共金华独立支部也予列入。

大革命时期

1925年秋—19267月,中共金华支部。1925年秋,金华地区第一个中共地方组织——中共金华支部在浙江省立七中(现金华一中)成立,有党员6人,隶属中共杭州独立支部领导,次年1月归属中共杭州地委领导。

19267月—19278月,中共金华独立支部。19267月,中共金华支部改建为中共金华独立支部,书记钱兆鹏,隶属中共上海区委领导。中共浙江省委成立后,隶属省委领导。“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国民党大肆“清党”。19278月,钱兆鹏被捕牺牲,严行继任书记。10月,严因受敌通缉而离金,独支停止活动。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

19284月—12月,中共浙西特委。中共浙西特委是金华第一个全区性党的领导机构,也是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中共浙江省委成立后在全省建立的第一个地区级党组织。1928422日,省委常委卓兰芳在兰溪女埠五龙庙主持召开浙西各县代表会议,建立中共浙西特委。书记卓兰芳,常委严汝清、金振声、邱福祥、华超之、陆确忠。领导兰溪、永康、武义、宣平、东阳、义乌、浦江、金华、汤溪等22个县党的工作。下辖兰溪、永康、宣平、武义、东阳、义乌等11个县委及金华城区区委等。

浙西特委的建立使金华地区党的组织有了统一的领导机构。特委建立后,积极开展各县党组织的恢复与发展工作,领导各县农民武装暴动。但在严重的白色恐怖下,斗争环境极端险恶,浙西特委于19281220日撤销。所属各县党的组织归属中共浙江省委直接领导。

浙西特委前后三任书记:卓兰芳、严汝清、郑馨,在严酷的白色恐怖下,全部英勇就义,壮烈牺牲,牺牲时分别只有30岁、25岁、31岁。浙西特委常委(委员)陆确忠、裘古怀、邱福祥、陈子青、金振声也先后壮烈牺牲,牺牲时分别只有41岁、26岁、24岁、27岁、48岁。

19298月—193010月,中共永康中心县委。由于严重的白色恐怖,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19294月,中央决定暂时取消浙江省委建制,全省划分为六个中心县委。19298月,在卓兰芳等的指导下,在永康成立中共永康中心县委,领导永康、东阳、义乌、武义、宣平等6个县委。金丁亥、应焕贤、李立卓(后牺牲)先后担任书记。193010月,永康中心县委在国民党“清剿”下遭到破坏。

19311月—3月,中共兰溪中心县委。19311月,曾志达受中共中央指派,在兰溪北乡建立直属中央领导的中共兰溪中心县委,书记曾志达,领导兰溪、建德、金华、武义、义乌、浦江、永康和宣平等13个县党的工作。3月,兰溪中心县委被破坏。曾志达后来被捕牺牲。

193210月—19331月,重建后的中共永康中心县委。19317月,中央派政治交通员胡岩岁回永康恢复党组织。8月,成立中共永康县工委,隶属中共中央领导。县工委书记徐阿宝后来牺牲,县工委委员徐岩福、徐老驮被捕,县工委停止活动。19327月,楼其团受临时中央局派遣,回原籍永康,建立中共永康县委,隶属临时中央局领导。

193210月,中共中央上海局派巡视员张永法、特派员张旭初到永康指导工作,重建中共永康中心县委,书记胡岩岁,同时撤销永康县委。中心县委负责指导永康、东阳、义乌等县党的工作。19331月,重建后的永康中心县委又遭破坏。

1933年秋—193510月,中共东阳中心县委。1933年秋,中共中央上海局为了恢复浙西地区的党组织,派政治交通员胡岩岁到东阳,成立了直属中央的中共东阳中心县委,书记黄文玉,领导东阳、永康、汤溪和缙云四个县工委。193510月,书记黄文玉和委员包元林、何金伦被捕牺牲。东阳中心县委遭破坏。

1935年冬—19367月,中共浙东特委。1935年冬,红军挺进师一纵队以永康、缙云边境的金竹降、黄龙坑为活动中心,建立中共浙东特委。挺进师一纵队行动委员会书记刘达云兼任特委书记,隶属闽浙边临时省委领导。19367月,一纵队撤回浙南,浙东特委随之消失。

抗日战争时期

19385月—19406月,中共金衢特委。19385月,中共浙江临时省委常委、宣传部长汪光焕和刘一民、林一心遵照临时省委的决定,在金华成立中共金衢特委,汪光焕兼任书记。同年12月,汪光焕调回省委工作,林一心接任书记。中共金衢特委领导金华、兰溪、义乌、东阳、永康、武义、浦江、汤溪等19个县党的工作和抗日救亡运动。

19407月—194110月,中共金属特委。鉴于国民党顽固派消极抗日,积极反共,屡次掀起反共逆流,形势发生逆转,中共浙江省委于19407月将金衢特委分设为中共金属特委与中共衢属工委,王明扬任金属特委书记。19411月,王明扬调离(后牺牲),省委调衢属工委书记朱惟善为金属特委书记。金属特委领导金华、兰溪、汤溪、义乌、武义、永康、东阳、浦江等11个县党的工作,下辖东阳、永康、金华、义乌、浦江5个县委和兰溪中心县委等。9月,朱惟善被捕。

194110月—194312月,中共金属地区特派员。根据中共中央隐蔽精干的方针,19419月下旬,浙江省委在温州召开党的特委书记会议,决定将党委制改为单线联系的特派员制。10月,中共金属特委改为中共金属地区特派员,实行单线领导,陈雨笠任中共金属地区特派员。中共金属各县党组织也同时实行特派员制,并要求所有党员实现职业化、社会化、合法化。19422月,中共浙江省委书记刘英由于叛徒出卖被捕,省委机关也一夜之间遭到了彻底破坏。全省各地的党组织包括金属地区党组织失去了上级党组织的领导。518日,刘英在永康方岩英勇就义。

194312月—19459月,中共金萧地委。19427月,中共浙东区党委成立。19433月,浙东区党委派人与中共金属地区特派员等领导建立的抗日武装第八大队取得联系,金属地区党组织重新接上了组织关系。19431218日,中共浙东区党委委员兼会稽地委书记杨思一在义乌大畈召开会议,宣布撤销会稽地委和金属特派员,建立中共金萧地委,书记杨思一,委员蔡群帆、钟发宗、马青、陈雨笠。1221日,成立金萧支队。19459月,金萧地区党、政、军奉命北撤,金萧地委自然终止。

解放战争时期

19459月—194712月,中共金萧地区特派员。19459月,原中共金萧地委委员马青奉令留在金萧地区坚持斗争,任中共金萧地区特派员,隶属华中分局领导。下属党组织有今金华市辖区的中共金华地区临工委、诸义东特派员等7个党组织和今绍兴市辖区的诸北、嵊西特派员。19471月,中共浙东工委在上海成立,马青任副书记。当时由于形势紧张,马青没有接到参会通知,仍以金萧地区特派员身份工作。

19477月—194812月,中共路西工作委员会。19477月,中共路西工委成立,隶属中共浙东工委(临委)领导。书记先后由蒋明达、张凡担任。下属组织除今金华市辖区内的党组织外,还有路东县工委。

194812月—19495月,中共金萧工作委员会。194812月,路西工委改称中共金萧工委,书记张凡,副书记蒋明达。下属党组织除今金华市辖区内的党组织外,还有江南、江西2个县工委和江北、天目、湖州3个特派员。19495月,金萧地区全境解放。522日,金萧工委宣布撤销。

19484月—19495月,中共路南地区特派员。1948年月,浙东临委决定建立中共路南地区特派员,特派员卜明、副特派员应飞。其活动范围以永康为中心,包括永康、武义2县以及宣平、东阳、磐安、金华、汤溪、义乌等县的部分地区。19495月,路南地区全境解放,中共浙江省第八地委建立,路南地区特派员完成历史使命。

除了上述中共金华地方领导机构,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某些时间段,还曾存在过若干与金华相关的党的领导机构。包括中共遂(昌)汤(溪)区委(1935.51937.7)、中共宣(平)遂(昌)汤(溪)工委(1937·夏—19402月)、中共天(台)大(盘山)工委(1940.57)、中共嵊(县)新(昌)东(阳)工委(1948.41949.5)、中共诸(暨)义(乌)县临时工委(1949.34)、中共诸(暨)义(乌)东(阳)县工委(1949.45)、中共东(阳)磐(安)特派员(1949.55)。

回顾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中共金华地方领导机构的变迁、发展历史,我们看到,正是因为严酷的斗争环境,或出于斗争的需要,才使得机构不断地变换和调整。当旧的领导机构被迫停止活动了,或不适应新的形势需要了,那么不久,新的领导机构或组织形式就又如雨后春笋般顽强地冒出。“头如韭,割复生。”在此过程中,许多领导同志壮烈牺牲。毛泽东主席在中共七大政治报告中曾形象地指出:“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并没有被吓倒,被征服,被杀绝。他们从地下爬起来,揩干净身上的血迹,掩埋好同伴的尸首,他们又继续战斗了。”以此形容革命战争年代的金华共产党人,实在是太贴切了!“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胜利,是革命先烈和革命先辈们前仆后继、浴血奋战的结果。

究竟是什么让这些革命先辈那样地战斗?我想,最根本的,是他们革命理想高于天的崇高信仰和革命终将胜利的坚定信念。正是这种信仰与信念,使得他们义无反顾地甘愿抛头颅、洒热血,使他们在同伴们倒下的地方,一次次倔强地站起来。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中共金华地方领导机构变迁发展历史给予我们的最大启示,就是无论遇到怎样的艰难险阻,革命的理想信念不能变,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的初心使命不能变!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万壑挡道,更见儿女忠心。在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 毛泽东主席曾经谆谆告诫全党:“夺取全国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以后的路程更长,工作更伟大,更艰苦。”在新的长征路上,让我们进一步传承弘扬金华先辈的革命精神,勇担历史重任,以走在前列的政治自觉、思想自觉和行动自觉,为加快现代化都市区建设,为金华更加美好的明天,作出我们应尽的贡献!

(作者系中共金华市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

【责任编辑:叶明珠】



 
版权所有:中共金华市委党史研究室 站务联系:0579-82469819
浙ICP备14025984号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通讯地址:浙江省金华市双龙南街811号 邮编:32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