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组织机构 党史要闻 党史研究 党史宣传 专题集锦 金华要闻 党史文摘 县市之窗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集锦 >> 金华印记
“直播电商村”义乌北下朱何以快速走红 日均60万单发件量 两万从业者风口“淘金”

发布日期: 2019-10-28 信息来源: 2019年10月23日金华日报第2版 作者: 章馨予等 字号:[ ]


20191023日金华日报第2

日均60万单发件量 两万从业者风口“淘金”

“直播电商村”义乌北下朱何以快速走红

记者 章馨予 楼志明 文/

在这里,只要一部手机就可以创业,成千上万的收入以小时甚至分钟计算;在这里,大家白天蹬着三轮走街串巷拉货,晚上戴着劳力士开着阿尔法出门;在这里,做生意亏了钱的老板想着东山再起,平民草根怀揣着逆袭梦想踏上创业之路......

义乌市福田街道北下朱村,被业界誉为“中国微商第一村”“网红直播电商村”,流传着“只要口袋里还有明天吃饭的钱,就有希望在这里生存下去”的豪言壮语,吸引着一批又一批风口上的“淘金人”。昨日,记者来到这里,探访其迅速走红的秘诀。

从微商村到“网红直播电商村”

初见北下朱,就像个与繁华城市格格不入的城边村。你怎样也想象不到,就是狭窄街道旁一间间其貌不扬甚至稍显简陋的店面,里头涌动着的是瞬息万变的商机,每天上演着日进斗金的财富故事。

2.2公里外全球最大的小商品批发市场“义乌国际商贸城”侧重线下实体店批发不同,北下朱所有的供应链都是针对线上,尤其是网红直播、电商微商。

村内如今分布着99幢商住房、1200间店面、1000多个微商品牌,集聚着网红主播5000人,相关从业者超2万人。火红色的统一店招上大同小异地标着“快手”“抖音”“直播”“爆款”等字样。四层半的商住房是村里的标配,通常楼的最上面半层用来睡觉,往下三层作为仓库,地下一层专门用于直播。

每天下午,你会看到来往穿梭的调运货车和行色匆匆的拿货商人。晚上7点左右,来自五湖四海的主播们,开始在手机屏幕的方寸之间肆意挥洒自己的想象力和创造力,这场盛大的直播带货热潮直到次日凌晨两三点才会逐渐褪去。北下朱也因此成为金华夜间经济最繁荣的地区之一。

“最早的时候,北下朱还是个年画专业村,全国90%的年画都是从我们这出去的。”村党委书记黄正兴回忆,2008年北下朱启动旧村改造,之后引进工量刃具专业街,以地摊为主。2015年前后,村两委主动出击释放红利,以减免房租等形式邀请电商创业者来村创业,通过铺设光纤等设施,为打造电商村奠定了良好基础。2017年起,村里每年投入30万元,至今已连续举办3届微商大会,进一步打响口碑、扩大知名度。

随着短视频的爆发式增长,2019成为直播电商元年,曾经被视作娱乐休闲工具的短视频APP摇身一变,解锁带货新模式,逐渐改变了一些产业和经济形态。一直处在业态风口浪尖的北下朱再次抓紧机遇,在原有产业和资源优势的基础上,正式从微商村向网红直播村转型。

48小时发货背后的强大供应链

在福田街道振兴社区书记刘训恒看来,北下朱的这场转型,也是义乌小商品经历的又一次创业。而这次创业是在短短不到两年里兴起的。

快手直播平台上小有名气的主播闫博,可以说是最早踏足北下朱从事“社交电商”的创业者之一。一次偶然,闫博开始直播带货,一个月卖掉35万件羊毛衫,在当地创业圈引起巨大反响,越来越多怀揣创业梦想的外地人涌入义乌。而今,他的“创业之家”培训机构已成功培育出1300多名主播。

去年底,网红直播电商在北下朱全面爆发。“仅一个下骆宅片区就达到义乌快递总量的26%,数据潜力巨大。”今年411日,原义乌申通副总裁方水耀察觉到北下朱潜在的商机,拿下无印良品的线上总授权,来到这里做起社群团购服务,“普通电商一天的销售量,通过嗨团2小时就能搞定。”6月起,方水耀开始向直播转型。如今,他的团队有来自快手和淘宝平台的网红主播30余人,平均每3分钟可实现1万单的销售量,销售额达100多万元。

在北下朱,商家可以在产品走红的第二天就提供出40万单的供货量,可以且必须做到48小时发货。而如果找工厂下单,最快也要1520天才能拿货。其中的秘诀就是集物流、信息流、资金流于一体的强大供应链。

除距义乌国际商贸城仅2.2公里的地理优势,北下朱毗邻江北货运市场,物流发达极大方便了货件来往。韵达、申通、圆通、中通等30多个快递网点驻点北下朱,村里的店铺即便营业到晚上9时还能发货,一件代发和9.9元包邮在这里都能实现。

与此同时,第三方技术公司通过AI、大数据等手段挖掘用户行为数据,预测爆款;主播达人掌握着爆款商品的潮流脉搏,并通过社群的集结形成协同效应;供应链商人在产品走红伊始对接工厂,根据市场温度快速整合工厂产能,就能将单品的规模效应及成本优势发挥到极致。

在商业变革前沿 抢占行业高地

从线下实体店到线上电商、社交电商,销售方式迭代更新,新机遇随时涌现。

方水耀曾这么形容自己:刚来的时候觉得自己“跟不上”,现在觉得自己“配不上”。“这个地方太神奇了!”日均发件量60万单,其中网红直播方式占据带货量的一半,但玺爱社交直播新零售供应商余寒冰同时也惊讶地发现,北下朱已不知不觉孕育出包括“视售”“全自动销售”“五合一店”等在内的8种社交新零售模式,而这个数字随时可能被刷新。

因此,在商业变革前沿的北下朱创业,必须有优于常人的敏锐嗅觉,并且不断学习掌握新知识,才可能抓住瞬息万变的产业触角。

虽然培育业态的土壤肥沃,可还是缺乏专业的孵化器。为此,村里今年专程引进微谷公司,目前双方已初步确定合作方案,这意味着中国的新零售新业态孵化中心即将在此孕育。浙传、浙工大等高校的2000多名学生已经和北下朱建立合作关系,未来将有更多新零售和创业人才向这里输送。此外,村里还与杭州九堡和滨江的两个直播基地对接,为当地网红的培养提供场地和服务。

在社交新零售爆发式增长的态势下,北下朱的网红经济也进入了优胜劣汰的饱和阶段。

因为土地空间有限,缺乏大型展示中心,停车场等公共服务配套设施跟不上,北下朱的硬件条件很大程度上制约了产业的进一步发展。如何才能留住人才缓解流失现状?文化、教育、生活都是急需补齐的软件短板。

“就眼下情况看,‘放水养鱼’是政府能给予的最大支持,但放任不等于放纵。”义乌市福田街道党工委书记郑亚明说,目前,北下朱由市场监管介入做好行业准入、信用监管、质量把关、技术创新、行业培训等工作,由政府出面随时监测房租控制在合理范围内。“接下来要考虑的就是争取出台人才、就学等组合政策,进一步扩大北下朱影响力,带动周边村发展,建立社交电商小镇,培育出继义乌小商品市场后的又一个行业高地。

【责任编辑:叶明珠】



 
版权所有:中共金华市委党史研究室 站务联系:0579-82469819
浙ICP备14025984号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通讯地址:浙江省金华市双龙南街811号 邮编:32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