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组织机构 党史要闻 党史研究 党史宣传 专题集锦 金华要闻 党史文摘 县市之窗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集锦 >> 金华印记
“后陈经验”十五年:基层民主监督历久弥新

发布日期: 2019-10-28 信息来源: 2019年10月27日金华日报头版 作者: 盛游 字号:[ ]


20191027日金华日报头版

 “后陈经验”十五年:基层民主监督历久弥新

盛游

“原来的沙石路让外面人不想来、里面人难出去,后来不仅改成了舒适宽敞的沥青路,而且出了问题我们还能监督。”谈起路的变化,武义县大田乡紫冠蓝莓庄园负责人张群英不由点赞。

村民能对家门口的路进行监督,得益于武义县推行的“路长+民主监督”模式,这是“后陈经验”在“四好农村路”基层治理中的深化实践。在把爱路护路写入“村规民约”的基础上,该县成立了公路路务民主监督小组,涉及农村公路建、管、养、运的监管考核,并于今年首聘19名来自乡镇的民主监督员,制定并公布农村公路民主监督管理制度。

15年来,类似这样的“后陈经验”创新运用在我市不断涌现,基层民主监督的方式不断刷新、领域持续扩面、内涵日益丰富。

“后陈经验”历久弥新的力量源泉来自何处?概括地说,是在坚持和发展中兼顾改革、照顾现实、尊重实践。

村务监督再深化

把时针拨回到2004年,“后陈经验”着实是被“逼出来”的做法。当时,面对1900万元的巨额土地征用款,村级财务公开成了后陈村民的最大诉求,全国第一个村务监督委员会就在村务公开和民主监督的强烈呼声中应运而生。

“后陈经验”最初解决的问题,是盯着什么钱该花、什么钱不该花。放眼当下,它在中国农村的作用已扩大到民主决策、管理和监督上。

去年行政村规模调整后,义乌市义亭镇的陇头朱一村、陇头朱二村、陇头朱三村、陇头朱四村、田塘村合并为陇头朱村,新的村监委也随之产生。并村更要并心,关键就在于村务的公开共商,和大家打开天窗说亮话。每月,陇头朱村定期召开月度工作议事会,以一提议、二讨论、三决策、四公示、五落实的固定流程研究村级事务,村监委全过程监督,村民们吃了定心丸。

新村监委还对村民有所监督。陇头朱村创新了“红梅指数”自治管理模式,根据“五水共治”、垃圾分类等工作参与情况,对农户进行考核并发放红梅币,红梅币可在“道德银行”兑换生活用品。其间,由村监委全程监督,并负责对村民提出的质疑进行调查复核。从盯着村干部,到覆盖全村人,村监委在村民自治的创新中始终发挥着重要作用。

在磐安县,部分农村的集体经济相对薄弱,村级工程项目建设资金仍旧紧张。“村监委‘管钱’确实不新鲜了,可要‘管’出效益和村民的支持来,还是得花点心思。”盘峰乡沙溪村党支部书记孔伟说,尽管近年来村集体收入有了较大提升,但“花小钱办大事”的习惯始终不变。

通过有效的村务监督,该村在物资采购、人员工资标准确定等方面摸索出了一套“多轮比价,多人议价”的工作模式。“由村集体采购的物资或者工人工资,至少得有3个报价进行比较,还要在村监委参与下才能确定最终价格。”孔伟说,就是这样“死板”的规矩,为该村在溪炉港防洪堤和堰坝项目建设中省下了近6万元资金。

各地坚持改革、因地制宜的创新运用,既见证了基层民主监督的力量,又涵养了“后陈经验”的生命力,助推“后陈经验”在农村民主监督中形成村务事前、事中、事后全程监督的闭环,使各种矛盾有了内部化解的机制。

五务监督全覆盖

近年来,“后陈经验”跳出了村务监督,向着更宽广的社会治理领域延伸。2012年,我市从村务监督转向居务监督,城市社区全部建立居务监督委员会,有效提升了社区民主管理水平。

金华开发区苏孟乡湖海塘社区在居务监督基础上,成立了一支“红色物业”联盟队伍。他们在积极参与创建全国文明城市的同时,还当好“老娘舅”的角色,针对小区内的疑难杂症,上门为居民提供服务。“居民家里漏水了,我们楼上楼下来回调解;住户反映消防设施破损了,我们及时更换。反正大家有需要,我们都尽力帮助解决。”“红色物业”联盟负责人说,居务需要监督,也需要服务,这是他们对“后陈经验”的新理解。

2015年来,我市基层监督制度又向学校、医院、国企拓展,全市成立校务、院务、企务监督委员会1184家,实现基层监督网络全覆盖,有效提升了各领域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水平。

在市中心医院,对行使公权力有一套“医院党委—党总支—党支部—党小组”的四级网格,各级网格都设有对应的特邀监察专员。同时,该院认真梳理行使公权力公职人员的小微权力清单,归类合并为三大类,37个部门一共148条,做到清单之外无权力。在此院务监督基础上,市中心医院不断完善社会行风监督员制度,并畅通面向社会的监督投诉渠道。

去年53日,经职工代表推选,武义县自来水公司产生了第二届企监会。“我们的职责,有列席公司经营班子重大工作会议,监督工程建设,监督重大物资采购过程,监督企务公开等。”作为新一届企监会负责人,何惠春还提出了要多和职工谈心谈话,更加充分收集职工合理化意见和建议的计划,让企务监督接地气、盯得准。

随着“后陈经验”应用范围的扩容,它在城市社区、公立学校、公办医院、国有企业等层面,同样以各式载体发挥着作用,实现了事务管理从少数人说了算到一律按制度办的转变,有效助推了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责任编辑:叶明珠】



 
版权所有:中共金华市委党史研究室 站务联系:0579-82469819
浙ICP备14025984号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通讯地址:浙江省金华市双龙南街811号 邮编:32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