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组织机构 党史要闻 党史研究 党史宣传 专题集锦 金华要闻 党史文摘 县市之窗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集锦 >> 金华印记
那年,麦磨滩上的松明灯

发布日期: 2019-11-12 信息来源: 2019年10月31今日金东第3版 作者: 东方强 字号:[ ]


20191031今日金东第3

那年,麦磨滩上的松明灯

东方强

我是麦磨滩。我诞生在浙江金华孝顺镇低田航慈桥畔一块地上。我因义乌江潜溪两水冲积而成,形似麦磨,故名:麦磨滩。

我背靠塔江山,南临义乌江,左低田潜溪,右月潭古埠,又被江水环绕。我这鹭鸟成群,近江滩涂,卵石遍布,风景殊胜。更让我自豪和骄傲的是,那年,一盏松明灯放射的光芒,让我见证了一段鲜为人知的革命历史……

1927年春夏,我突然发现,天上的彤云和岸边的杜鹃花映红了湍湍而去的义乌江水,江流仿佛是从一道巨大伤口中奔淌出殷殷热血。

原来,自“四一二”后,国民党反动派就疯狂抓捕、镇压中共暴动领导人和革命群众活动,浙江政治形势一直处于白色恐怖笼罩之下。

19307月上旬的一天,我忽然看见,在这密林的卵石小道上,走来了一位中等身材,脸庞清秀,精明干练的男人。他就是30岁的浙江省委书记、中央巡视员、浙西特别委员会书记卓兰芳同志。卓兰芳 ,又名卓祥和,字培卿,浙江奉化人。生于贫苦的乡村私塾教师家庭。少年时随父读私塾和小学,后考入宁波省立第四中学,参加学生爱国运动。1924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不久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随后,同样是这小道上,又出现了一位步伐矫健、朝气蓬勃的年青人。这位进入我视野的年青人,是25岁的党中央上海办事处曾志达同志。曾志达又名曾尚志、曾权,浙江宣平县(今武义县)泽村乡后溪村人。出生于农民家庭。1914年进入泽村三益小学读书,后往杭州宗文中学学习。19277月,参加中国共产党。

卓兰芳与曾志达见面后,紧紧相拥,然后,他俩肩并肩进入了茂密林中一间毫不起眼的破旧民房内。

夜幕降临,在小屋内一盏寻常松明灯的昏黄光线下,我默默地倾听着卓兰芳与曾志达俩人的谈话。他俩商讨的内容是,有关浙西十三县党负责人的农民暴动动员会上的相关细节。卓兰芳学识渊博,情绪高涨,曾志达年轻气盛,斗志昂扬。彼此间,很快就有了心灵上的默契,并达成了共识。于是,一份详尽的会议精神方案诞生了。

夜深了,当他俩疲倦脸上有了几许笑容时,远远地,我看着小屋内松明灯的光亮也笑了。

随后几天内,我兴奋地展开双臂,迎接到武义县的邵李青、义乌县的吴溶品、永康的李立卓、昌化的曹天水、于潜的赵坤、分水的傅祖尧等12县负责人。

我认为,19307月上旬的夏夜,注定是浙江中共党史上极不平凡的日子。因为,在我(麦磨滩)处这间小屋内,来自新昌、嵊县、永康、武义、兰溪、昌化、于潜、分水、浦江、义乌、富阳、建德、宣平等十三县负责人,围绕着不停跳动着的松明灯火焰,召开了具有历史意义的会议。

会议总结了建德、武义、宣平等四县武装暴动的经验教训,研究了各县之间互相配合,相互支持组织暴动的问题。具体提出了以义乌、兰溪两县为中心,建德、浦江两县相配合的暴动设想,是浙西农民武装暴动的重要指导性会议。史称“麦磨滩会议”。

夏夜,我远远望去,那盏松明灯的红色光亮,犹如夜空繁星中的一颗小星星,耀眼得让人难以忘怀……

其实,从那年起,我就思索,为什么会选中我麦磨滩召开如此重要会议?后来,我明白了。因为,我处在整个婺州中心,以我为中心的方圆20公里内,有唐代诗人骆宾王,抗金名将宗泽,明代宋濂,现代作家冯雪峰,现代社会学家施存统等古今名人。当年,宋濂、陈望道、艾青、吴晗等人又都是从低田古码头启航,下富春,过钱塘,走向世界的。

从此,这盏松明灯光芒,让我和人们记住了,在血雨腥风时期,从这走出的十三县负责人在八婺、浙西大地上播撒革命火种的故事……

7月下旬,我追寻着松明灯的光亮,发现在建德县农村,有位矫健的男人身影,穿梭在田间地头,走门串户给农民宣讲革命道理,与当地共产党人一起采取“借”“赠”等形式筹集资金,购买武器,鼓动农民武装起来,与国民党反动派真刀真枪对着干。

这男人,正是离开我之后的卓兰芳。

后来,卓兰芳在建德领导发动农民暴动失败后,8月,他又奉中央命令在杭()()()地区发动武装暴动。1029日不幸在杭州被捕。在监狱,反动当局为他特意备了酒菜茶水,一个法官对他说:“卓先生,你是大名鼎鼎的人物,只要你点头自省,我们不但不会加害你,而且要大大重用。”

“别废话,我不会告诉你们什么的。”卓兰芳回答说。

敌人见利诱不成,便对卓兰芳施以各种残酷刑罚,要他说出省委和各地的共产党负责人。

卓兰芳说:“我是共产党员,你们想从我这得到些什么,办不到!

1930105日,当卓兰芳在夜色中被绑赴刑场时,他一路高唱《国际歌》,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而且,他眼前不时交替出现我(麦磨滩)处那小屋内的松明灯、浙西十二县负责人脸庞以及他们后面跟着千千万万个共产党员走来的画面。

最后,卓兰芳微笑着轻轻说:“麦磨滩的松明灯光亮是红色的,美,真美。”

19308月份的一天,我再次追随松明灯的光亮,发现在上海商业街霞飞路上,一位浓眉大眼,着西装,气度不凡的中国男人,进入一家五金专营商店,然后又同老板进入内室,并悄悄商谈着购买枪支弹药之事。

这男人,就是离开我之后的武义县委书记邵李清。

邵李清1900出生,字泽民,武义邵宅人。19268月由千家驹、钱兆鹏介绍入中国共产党,任支部委员。19276月任中共武义临时县委委员,11月任中共武义县委书记。

19308月份,邵李清为加强浙武红军的武器装备,便离开武义,亲自到上海购买枪支弹药。913日,他第二次到上海购买枪支弹药时,由于奸细告密,不幸被捕。浙江省保安处将其押到杭州,审讯一夜毫无收获。狱中。邵李清给妻子陈春凤写下了绝笔书和两首诗,说道:“生生死死何稀罕,沧海也有变桑田。劝君暂把愁怀释,盟会有期在黄泉”的诗句,嘱咐“汝静心以待,必有光明之日”。102日,邵李青被押到兰溪台基枪杀。

当我听到卓兰芳、邵李青俩革命烈士生命最后呐喊声时,全身一阵震颤。他们的呐喊声,仿佛是高悬于九霄十八天的巨钟,在960万平方公里神州大地上久久激荡。呐喊声唤醒了无数不愿做孬种、不愿做奴隶的民众,毅然决然投入到中国革命的洪流中去。

其实,发出这种呐喊声的何止是卓兰芳、邵李青烈士?那年,在那盏松明灯的指引下,从麦磨滩走出来的十三县负责人,大多义无反顾地为革命事业喷洒了满腔热血。他们的心灵早已达成共识:为了新中国,争一时亦千秋,死的意义远远大于生的意义。这就是我心目中沿续至今的金东人文精神。

理想和信念,一经点燃,永不熄灭。历史早已纪录下了他们最壮烈最精彩的瞬间,他们的躯体已逝,但他们身上放射出的高尚、美丽精神光芒,就像那盏松明灯放射出的红色光芒,不仅映红了八婺和浙西大地,而且也如一股浩然沛然的正气永留于天地之间,与日月同辉。

【责任编辑:叶明珠】



 
版权所有:中共金华市委党史研究室 站务联系:0579-82469819
浙ICP备14025984号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通讯地址:浙江省金华市双龙南街811号 邮编:32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