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组织机构 党史要闻 党史研究 党史宣传 专题集锦 金华要闻 党史文摘 县市之窗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集锦 >> 金华印记
义乌村民自建陈列馆 红色记忆励后人

发布日期: 2019-12-23 信息来源: 2019年12月21日金华日报第4版 作者: 陈丽媛 字号:[ ]


20191221日金华日报第4

村民自建陈列馆 红色记忆励后人

陈丽媛 文/

前洪村有点不一样。一路上开阔的柏油路靠近村子的时候,变成了尘土飞扬的沙石路。村口石碑上“红色英雄村”几个字鲜艳夺目,对角却是一排废弃的平房,还有几栋被推了一半的自建楼,不是没了窗户,就是墙上破了洞。冷空气带来阵阵寒风,在断壁残垣中扬起更多的尘土。再往前走一段路,来到祠堂前,你就会看到与这萧索景象截然不同的一幕。

历经5年时间,村中6位老人带头自筹资金,在这里建成了2100多平方米的红色记忆陈列馆。馆内光线柔和、展柜透亮、展品丰富、引人驻足。这里展示着前洪村6位革命烈士、21位参加革命斗争的共产党员、34位抗美援朝老兵的资料故事,相关红色展品一度多达上千件。陈列馆内设中共义乌县委旧址陈列馆、前洪农民运动讲习所、吴溶品故居、吴溶沧故居、县委交通联络站等多个场馆,是义乌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主管的民办非企业单位。

吴深移、吴康宝、吴文忠、吴伟春、吴洵智、吴济山是建馆发起人,他们平均年龄64岁,除了一人有高中文化,其余的连小学都没毕业。村里建设文化礼堂时,他们不约而同地想到这里妇孺皆知的革命故事。打定主意要挖掘村里的红色文化后,他们就开始辗转多地收集整理有关的展品和资料,5年里往11座城市跑了20多趟。

骄 傲

前洪村是片红色土地。吴伟春今年70岁,在他的印象里,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每逢清明节,全县来这里扫墓的人总是络绎不绝。前洪是中共义乌县委第一个机关旧址,沉睡着中共义乌党组织早期领导人吴溶品、吴溶细等革命烈士。在他们的带领下,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前洪村有多名村民加入革命队伍,先后有吴洵肥、吴洵浪、吴溶均、吴新杰等6人为党的革命事业献出生命。和村里的大多数人一样,吴伟春从小听着他们的革命故事长大。

1927年初,前洪成立全县第一个农民协会,吴溶品当选会长。1928年,他担任中共义乌县委书记,领导和发动了保卫江西革命根据地和“二五减租”保护农民利益的两场斗争,取得胜利。国民党悬赏300块银圆要他的人头,他在村民的掩护下多次化险为夷,还留下一个“厨房脱险记”的故事广为流传。193010月,反动派疯狂反扑,吴溶品被捕,他在狱中宁死不屈,就义时年仅28岁。

吴溶细是吴溶品的好友,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担任前洪村党支部书记,家中杂货店是县委地下联络站。“当时中共义乌县委由省委直接领导,时任省委书记卓兰芳常来指导工作,就住在我家杂货店里。著名革命诗人冯雪峰也常来,还给店里留下一块写有‘赤大’二字的招牌。”吴济山是吴溶细的孙子,一直珍藏着这块黑褐色的木匾。

1930年,由于叛徒出卖,吴溶细等11名共产党员和村民被捕。他牺牲时,儿子只有6个月大。“这些英雄走的时候都很年轻,6位烈士里,除了我爷爷,其他人都没留下孩子。”

前洪村的英雄故事还有很多。拳师吴樟荣一直在教祖传的“五进拳”,70多年前,他的父亲吴樟林用这套拳法打出了一个抗日故事:“一名日军曹长来村里强奸妇女,我爸和村里另外两个拳师正好路过,一起用拳头和竹叶叉打死了鬼子,还缴获了他的军刀。”吴樟荣说,那把军刀现在就放在陈列馆里。这个故事是他7岁时听父亲讲的,他一直记得很清楚。

1966年,前洪的烈士墓搬到新建的陵园,这里就没有那么热闹了。被这些英雄故事滋养的前洪村一直有参军入伍的风气,每年征兵时,村里的年轻人都会“抢破头”。

不 甘

近年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要“把红色资源利用好,把红色传统发扬好,把红色基因传承好”。看到很多地方以红色文化为引擎振兴乡村,前洪村人有一种不甘落后的焦虑。

他们有时会拿陈望道的老家作比较。“分水塘村有一个陈望道,我们前洪有一个革命群体。我们的革命故事又多又生动,而且大多就发生在村里。我们搞红色文化,不能比别人做得差。”66岁的吴康宝说,他起初并不来劲,见几个老友东奔西走,他才出于义气去帮忙。他们首先想到的是去外面看看人家是怎么搞的。义乌、浦江走了一圈不够,他们还跑到温州、杭州、湖州、嘉兴的红色旅游景点打卡。果然,搞红色纪念馆,不是找个地方,让各家各户把老物件捐出来放进去就行了。“要会讲故事,还要有凭有据。我们几个连字都不认识几个,怎么弄?”吴康宝他们想到了一个人——在杭州工作的吴深荣,他是省政协研究室调研处处长。

乡亲们的托付,吴深荣很重视:“溶品、溶细的故事,我早就知道,我也想为村里出点力。他们在义乌党史上的分量很重,不过要是放在全省来衡量,有多大的价值?”带着这个问题,吴深荣找到省中共党史学会会长、省委党史研究室原主任金延锋,得到的回答振奋人心:“这段历史发生在土地革命时期,在省内不多见,你们要重视起来。你们那里还有一个人,叫吴溶沧,参加过马克思学说研究会,和李大钊、陈独秀都有书信往来。”

吴溶沧这个名字,吴康宝从未听人提起过。在吴深荣的帮助下,他和吴深移、吴伟春等人到义乌党史办查找到数百字的资料。原来,吴溶沧是五四运动中组织金华学生示威游行、工人罢工、商人罢市的骨干,是北京马克思学说研究会的发起人之一,与李大钊等人往来密切。他还在上海参加了工读互助会,这个学社里有刘少奇、任弼时等人。192211月,受中共中央委派,他到山东领导党的工作,担任中共济南支部代书记、书记等职务,1924年被捕后下落不明。

几位老人回到村里多方打听,找到了吴溶沧的故居,他的侄儿吴洵坫现在还住在里面。74岁的吴洵坫说,家里人知道大伯在闹革命,但以前并不清楚他做了什么,“他和溶品是好友,和溶细住得近。听我爸爸说,溶品和溶细喜欢听大伯分析时事,经常听得很入迷”。

建立农会、组织夜校、发动减租运动、在农村成立县委、斗争中心由城市转向农村……义乌的革命火种在前洪点燃,并不是偶然。一个个革命志士播下的红色种子,早已深深地扎进前洪村民的心田中。

“吴溶沧把前洪的革命史往前推了10年,我们建馆又多了一个重要的理由和内容。”几名老人循着资料上的地点,追寻吴溶沧的革命足迹。“每次去都不容易,有时候两三天都找不到要找的人。不过,很多人知道我们在做的事,都说前洪好,说我们做的事好。不相干的人都觉得前洪的红色文化好,我们不做好怎么说得过去?”为了把馆建好,村里几乎每个人都捐了款,6名发起人出得最多,有的前后拿出了40多万元。吴深荣说,这些老人中没有老板,经济上并不宽裕。

传 承

陈列馆不大,老物件不少。吴溶沧用过的书桌、吴溶细的革命烈士证明书、吴溶品的玻璃假眼……都是他们的亲人珍藏多年的遗物。村民们带着这些传家宝找上门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个又一个不曾为人们熟知的故事。

“展品越多,故事越多,我们越感动,劲头越足。”吴深移说,这是他们之前没想到的,“英雄们的故事都不一样,但是他们的精神是一样的。我们觉得有责任让更多人认识他们。后来,就上了瘾,不断地想找到故事里缺失的那些部分。”

在收集展品的过程中,很多村民带来了家中的军功章,全村加起来有上千枚。光是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的村民,就统计出34人。既然知道了这些历史,就要把老兵的故事留下来。吴深移他们又开始在全国多地寻访前洪的抗美援朝老兵:“最远到过青海,跑遍了小半个中国。不是每次都有收获,但每次听到新的故事,我们都特别高兴。”

“我们村以保家卫国为荣,抗美援朝时,就有不少兄弟、夫妻同上战场的佳话。”吴康宝说,在整理前洪老兵故事的过程中,他们的自豪感又添了几分:“吴洵凯获得过中央军委、国防部颁发的‘解放奖章’。吴树英参加过解放大西南的作战,在渡江战役、抗美援朝战争中荣立军功12次。汽车驾驶兵吴洵鹤被誉为奔驰在朝鲜战场上的骏马,他冒着枪林弹雨运输军用物资,有两个特等功……”红色记忆陈列馆辟出了单独的一个房间,专门展示村中抗美援朝老兵的事迹。

遗憾的是,在收集整理的过程中,已有多名老兵离世,目前只剩7人在世。因为文化程度不高,吴康宝他们只能通过录音的方式将老兵的故事先“抢救”下来。

开馆一年来,已有3万多人自发到此参观,缅怀革命先辈。老人们还有新的目标,想再装两台空调,把几个展厅进行标准化装修,把前洪革命英烈的故事集结成书,让前洪的红色影响力传播得更远。

“岁月不饶人。我们的记忆力、腿力一年不如一年,只能尽力而为了。”吴伟春是几个发起人里年龄最大的一个,他的动力更多地来自村民的支持,“大家在这件事情上心很齐,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从不推脱。”

更令人欣慰的是年轻人的加入。23岁的吴俊成义务承担了馆里的文档整理工作,为了加强网络上的宣传,村里几个90后大学毕业生也帮着出谋划策。吴绍健还没毕业,就利用新闻专业特长,拍摄宣传片传播家乡的红色乡风。前洪小学成立了一支少年讲解团,利用课余时间到陈列馆义务讲解。“前洪的故事,他们都讲得很好。不止一次,我看到参观者都听哭了。”吴伟春翻出手机里的视频,孩子们清亮而动情的声音传来,他露出了自豪的笑容。

前洪村不少年轻人已经搬进了新的安置小区,过上了更现代化的生活。这是前洪村经历的第四次征迁工程。这也是几位老人积极搞红色记忆陈列馆的原因之一:“不管村子搬到哪里,这段红色历史记忆都不能丢。”

【责任编辑:叶明珠】



 
版权所有:中共金华市委党史研究室 站务联系:0579-82469819
浙ICP备14025984号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通讯地址:浙江省金华市双龙南街811号 邮编:321017